保护中文域名规范域名经济

2009年 10月 29日 阅读量: 214

  “这是互联网发明40年来最大技术变革。”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负责审核网址改革的委员会主席Peter Dengate Thrush满怀激情地宣布,本周五ICANN将批准新的多语言网址系统,该系统实施后,包括汉语、阿拉伯语在内的其他语言的字符将可以被用于所有网址之中,彻底终结拉丁字母作为网址唯一字符的垄断历史。

 

  ICANN主席Rod Beckstrom也称,此举将使全球16亿网民中一半以上的非拉丁语系网民受惠,而且每天还可以减少600亿到1000亿次按键输入,进而有助于减少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无疑,中国3亿多网民不仅是此次技术变革的受益者,更是改革的推动着。

 

  域名,这个互联网世界里虚拟的地址,看似与普通人、一般企业关系不大,但随着网络对社会生活的全方位渗透,它也开始被赋予了越来越多的含义,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域名经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域名产业报告》显示,我国域名相关产业规模超过42亿元,从业人数超过10万人,本周在美国“Insure.com”这个域名卖出了1600万美元的天价,让更多的国内域名投资者坚定地认为,注册和买卖域名已经成为一个新兴的投资领域。

 

  域名经济的欣欣向荣,也使得与域名有关的官司纠纷层出不穷。本周,就有两宗官司被炒得沸沸扬扬,一是鲁迅之子周海婴将安徽王某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王某立即停止使用“鲁迅.cn”及“鲁迅.中国”;另一宗则是真假开心网之争,开心网(kaixin001.com)诉山寨版开心网(kaixin.com)持有方千橡不正当竞争,其实此前千橡就曾经想以其持有的域名入股开心网2%,遭拒后才自立门户。无独有偶,此前业界就传出windows7.cn、g.cn都卖出好价钱,不过相对国际巨头的大手笔,国内一些企业则多少有些尴尬,多家品牌企业域名被抢注后,因与抢注者价格谈不拢,而被链接至一些垃圾网站上。

 

  最近,与“大阅兵”相关的域名也在网络高价拍卖,现在几乎是一旦出现热点事件、热点人物,其域名马上就会被抢注,“投资客”之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注册各种域名,背后折射的正是域名保护的困局。企业的商标等品牌要素本是企业花费大量资源打造而成,名人名字更是其公民权的一部分,但域名“投资客”却利用法律法规不完善的漏洞,利用其对互联网“规则”的熟悉,不断伸手摘桃子,这不仅有违互联网的道德精神,也有违法之嫌。

 

  现在,虽然一些企业和个人依据名称权,借用了专利权和商标权保护的优先权、驰名标识保护权和专用权等原则,将域名作一种类同商标在互联网领域使用的延伸,通过诉讼或仲裁手段索要自己被抢注的域名,并在世界各地取得了一些成果。但由于《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域名争议解决办法》规定,“出售域名”、“注册域名”不再被一概认定为恶意,因此,国内的维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互联网上的域名作为一种新的知识产权保护领域,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正处于探索阶段,尚无成熟的先例可循。

 

  此前,由于域名均为拉丁字母,且.com的管理机构在国外,对域名的文义理解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企业维权难。但本次的域名改革,无疑给了国内域名保护一个难得的契机,至少我们首先在中文域名保护上,可以先行一步,参考商标权、专利权的相关法律,制定中国的域名保护法律体系,让域名保护有法可依,为网络时代保障企业和个人的合法权益扫清障碍。只有改变目前域名保护领域的乱相,让域名不再成为某些投机分子手中获取暴利的资源,让它回归到正常的市场,让其真正成为企业品牌的一部分,中文域名才能得到健康发展,从而促进网络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