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链接标记IDC圈10月15日报道:中华老字号狗不理近日冰火两重天。喜的是10年前在日本被抢注的商标通过友好转让手续又回来了;悲的是,狗不理刚刚征集到的最为贴切的洋名“go believe”见报的第二天,互联网上就出现了用这个洋名字抢注的链接标记域名。大意失了荆州的狗不理这下急了,为避免商标再遭恶意抢注,连忙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申请,把“go believe”作为狗不理的英文店名候选。但这显然为时已晚——因为这个洋名字在几天前就已公布出来,狗不理此刻才来申请商标,时间上已经落后一步,“go believe”商标恐怕已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狗不理集团此次英文商标注册的代理人天津市天金商标事务所米阿前所长指出,从法律效力上讲,商标是申请在先原则,在相同或类似的商品上(包括服务),有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国家商标局将核准在先申请。尽管该所在接到狗不理委托后在第一时间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交了注册申请,但因为这个洋名字已经在几天前就公布出来,所以,一旦有人在先抢注,狗不理只能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费尽周折征集到的洋名或许变成一场徒劳。而这只有等四五个月之后国家商标局进行公示后才能知晓,目前狗不理只能凭运气赌一把。
  在网络上,虽然狗不理集团并没有正式表态打算最终采用“go believe”的英文名,但“go believe”的链接标记域名,已被网民抢注一空。而据显示,这些域名注册单位与天津狗不理均没有任何直接关系。无独有偶,不久前全聚德全球征集英、法、俄等7种语言的规范译名的候选名单中,以其汉语拼音首字母“qjd”,以及汉语拼音首字母加烤鸭的译名“qjdroastduck”的域名已经在今年9月12日被北京某网络科技公司注册。其中,抢注狗不理洋名的某网络公司负责人表示,他们并不打算高价销售,但底价是1万元人民币。
  以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为契机,北京、天津等不少老字号餐饮企业纷纷向社会征集英文店名,为的是将中国传统美食介绍给更多的外国客人,这对老字号来说也是一次绝佳的营销时机,对于以前从未有过洋名的中华老字号来说,应当借助这个良机做好域名、商标等品牌的保护与营销,尤其应当在洋名向社会公示之前做好相关品牌的保密或注册准备。至于征集到的好洋名,老字号当进行及时有效的域名与商标注册,以免陷入被动。
  很显然,尽管已有10年前被抢注的前车之鉴,狗不理这次依然做得不够及格。在某报“起洋名”征集活动见报第二天,用“go believe”这个洋名抢注的各种域名便充斥在互联网上。发现这种情况后,狗不理集团才慌慌忙忙地委托天金商标事务所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提出注册商标申请,把“go believe”作为狗不理的英文店名候选。

  显然,狗不理在征集洋名的同时,并没有相关的网络品牌保护意识,或许只是单纯将之当作一次征名活动,甚至只是一个借助奥运会的简单的“秀”而已,没有系统化、长远性的营销战略考虑。因此,才会在最贴切的洋名出现时措手不及,一边是网络门牌被抢注,一边是慌慌忙忙的申请英文商标。
  米阿前所长认为,“狗不理”这三个字由于是老字号并长期使用,所以在国内一旦被人抢注,他们行使异议权或撤销权都会有一定的优势,但作为新创意的“go believe”英文名称,由于它没有作为商标使用权的历史,所以以商标在先权利为由主张权利便会很难成立。因此,一旦“go believe”被人在先抢注,还要以其它理由寻找主张权利的途径。
  知名营销顾问机构杰诚传播(Jiech)分析认为,作为企业知识产权的组成部分,知名商标的价值不言而喻。而创立一个知名品牌,往往需要数十年、上百年的不懈努力。以狗不理为例,假如此次“go believe”商标已被他人注册,狗不理得花重金赎回,无论直接的经济损失还是潜在的品牌信誉损失无可估量。
  家表示,由于商标抢注是一种“国际游戏规则许可范围内的非善意举动”,即使这种抢注带有明显的恶意,也并不违法。品牌原创者要想通过法律途径索回被抢注的商标,将是一个费时费力的过程。从狗不理临时抱佛脚申请注册“go believe” 英文商标的状况来看,国内老字号的网络品牌行动缓慢,且对商标的保护意识明显不足,但愿狗不理能够吃一堑长一智,我们更愿意默默祈祷“go believe”英文商标能够成为狗不理拓展海外市场的有利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