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链接标记IDC圈11月19日报道:IP地址与自治系统号、链接标记域名等共同构成了互联网存在和发展的基础性资源。IPv4地址是现行互联网网络节点位置的基本标识,长度是32bit,其地址空间的最大容量是43亿个左右,是目前公众互联网和专有的企业网信息进行路由和转发的基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前后,业界就已经意识到IPv4地址资源短缺将会成为制约互联网发展的核心问题。地址耗尽的直接影响就是无法直接(即不通过NAT方式)连接到公众互联网上,网络运营商就无法直接接入新用户,业务提供商无法直接接入新的服务器,影响网络的发展和新业务的开展。但地址耗尽对用户没有直接的影响,因为使用何种IP地址与用户是弱关联的(IP地址用于机器之间通信的),这与互联网上的链接标记域名和电话网中的E.164号码不同。但为了应对地址枯竭问题,网络运营商和业务提供商需要增加成本,这必将最终转嫁给消费者,导致互联网接入和使用费用的上升。
  应对IPv4地址耗尽
  解决IPv4地址耗尽问题基本上有两种思路,一方面通过各种技术的和管理的手段设法降低IPv4地址消耗的速度(节流),另一方面开始具有海量地址空间的IPv6技术的研究和标准化工作(开源)。
  目前广泛采用的私有地址、动态地址分配、无类域间路由和子网掩码等地址复用技术,以及收紧地址分配策略等政策手段,节约了大量的IPv4地址资源,极大地推后了IPv4地址空间耗尽的时间点。但IPv4发展的大量地址复用技术,恶化了全球互联网的运行和发展环境,使网络的复杂性加速增加,导致业务创新、部署和运营成本不断攀升,同时也给溯源等安全问题带来新的挑战。目前84%的IPv4地址已经被分配(含使用与未使用)或被预留,以现有的地址分配速度保持基本不变,剩余的IPv4地址以每年2亿个的速度消耗(年约19%的消耗增速),估计将在未来18~24个月左右耗尽。
  应对IPv4地址耗尽已成为不可避免的、全球性的战略问题,目前许多国家都在推进包括IPv6在内的下一代互联网上的姿态积极。欧盟委员会2008年5月底发布公告,鼓励欧盟企业、政府机关和个人使用下一代互联网协议IPv6,以在2010年年底前实现25%的企业、政府机关和个人使用IPv6网络协议的目标。日本政府之前也制定了“e-Japan”的战略,明确了IPv4向IPv6过渡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而韩国计划从2013年开始全面启用IPv6,从而成为全球率先普及IPv6的国家。美国也在IPv6上开始发力,美国的IPv6地址在2008年5月份突然从一个月前的全球第11位猛增至全球第一(与美国要求所有政府部门在2008年6月30日前必须部署IPv6有关)。
  IPv6发展现状
  我国在下一代互联网方面开展了多项研究、试验和示范工程。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中国高速互联研究实验网络(NSFCnet)”、863计划“九五”期间的CAINONET、“十五”期间的IPv6核心技术开发、中科院的“IPv6关键技术及城域示范网”和国家发展改革委的“下一代互联网中日IPv6合作项目”等。2008年8月,国家正式启动了CNGI二期的工程,重点解决推动下一代互联网商用化时遇到的一些“产业性”问题。
  通过各国的努力,目前IPv6技术和标准已经相对成熟,多个国家组建了多个规模不等的IPv6试验网,网络设备基本成熟,业务应用取了一些进展。但从全球IPv6整体发展状况看,在亚太和欧洲地区的应用较多,但依然是由发达国家担当了领军者的角色,不同的是美国在互联网领域一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日本、韩国、欧盟在IPv6的研发和产业化方面走在了前面,作为发展中大国的中国在IPv6领域也略有建树,但在国家战略、产业化、研发等方面与日韩、欧盟还存在不小的差距。另外,同为发展中大国的印度也非常重视IPv6的进展。

[1] 链接标记[2] 链接标记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