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链接标记IDC圈2月2日报道:“千万不要把技术问题政治化,技术问题政治化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早晚要付出代价,甚至可能会是非常沉重的代价。”
  今年1月23日,又一场“十进制网络”讨论推介会在北京召开。
  这场以“IPv9”、“十进制网络”、“。China链接标记域名”为热门关键词的争议,最早由2004年12月<经济>杂志记者周季钢的一个文章——<谢建平:中国的比尔。盖茨还是妄想狂>引发,很快,中国媒体跟进讨论,并迅速波及到了全球的互联网社区。

  所谓“十进制网络”是指——“采用十进制算法的IP地址和MAC地址的新一代网络”,用户可以输入简单的数字链接标记域名如“123456”,来取代类似“www.abc.com”这样的域名。它在技术上包括两个部分:数字域名系统和IPv9网络协议。
  按谢建平2004年的说法,如果IPv9商业化成功,中国势必诞生一个让盖茨都为之折腰的新财富神话,且产生的价值远远不是20000亿人民币所能代表,其对社会经济、政治、军事的影响将同样不可估量。
  支持者认为,IPv9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互联网游戏规则”,“实现了新一代网络技术的跨越”,“推广刻不容缓”,同时“十进制网络的网址解析可以不经过美国,完全在国内完成”等。而反对者则认为,用“十进制网络”取代现行互联网,既无必要,也无可能,同时将付出中国网络被人为封闭,与全世界其它地方不一样的代价。
  出于对这一话题的兴趣,我从2004年12月开始涉足亚太地区全球互联网的技术和政策,并和相关专家、官员及“IPv9”发明人谢建平先生进行了沟通。我所得出的结论是:十进制网络和IPv9是一出中国式闹剧。
  技术人士都清楚,商业互联网共分为七层结构,但一般用户仅了解应用层面的事实,不太清楚商业互联网涉及的“网络传输协议(TCP/IP)”和“域名系统(DNS)”等基础性结构问题。
  为了让公众明白本文涉及的问题,我先对互联网结构的发展作一个扼要描述。
  全球互联网的基础结构
  互联网融合了电报、电话、无线电及计算机的发明,提供了进行全球广播的能力、信息传播的机制及在用户和他们的计算机之间进行合作和交互的可能,而不必顾及用户的地理位置。
  简单说,现有互联网传输协议有四个基本规则:
  (1)每一个网络都应能独立,并且在将它连到互联网上时不用对它内部作任何修改。
  (2)通讯效果最优。如果有一个数据包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应立即从源地址重发这个数据包。
  (3)连接网络时将使用黑盒子的思想。这种黑盒子后来被称作“网关”和“路由器”。在黑盒子里不需保留任何关于刚刚通过它们的数据包信息,这样就使黑盒子能十分简单地实现传输,也避免了其适应不同类型的错误以及从中恢复的复杂性。
  (4)在操作的层面上没有普遍的控制。
  此外还有:防止数据包的丢失造成网络连接永久失效及保证能成功从源地址重发这个信息数据包的算法等。
  现有互联网的基本特征则包括三方面:
  (1)互联网的互联互通,是全球互联互通的数字化信息网。这是互联网的基本工程技术特征之一,因为只有“全球互联互通”才能存在全球互联网的信息共享和知识分享,而这是全球信息化技术进步的源动力。
  (2)互联网具有“信息一体化”的特征。互联网数据传输协议相应的全球信息一体化格式,可以让Anyone(任何人)、Anywhere(何处)、Anytime(何时)分享网络上的信息财富,这就是“信息一体化”的完整概念。
[1] 链接标记[2] 链接标记[3] 链接标记[4] 链接标记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