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 人物访谈 >

孙为民剖析苏宁转型:未来朝三大方向发展

时间:2016-04-11 09:59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杨甜子 点击:
  域名城(domain.cn)4月11日消息 人人网里有个让人心头一凛的功能叫“过往的今天”。系统会在主页右下角随机显示老照片,让你时刻陷于自省之中:5年前的自己,真是愚蠢得像个大傻叉
  域名城(domain.cn)4月11日消息 人人网里有个让人心头一凛的功能叫“过往的今天”。系统会在主页右下角随机显示老照片,让你时刻陷于自省之中:5年前的自己,真是愚蠢得像个大傻叉。
 
  CEO陈一舟的过往没少被人这样评论和比较。骨灰级用户们扼腕地一遍遍唱着“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楼塌了”,但陈一舟逐渐学会了心平气和。因为这位互联网老兵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生活哲学:“我认为我以后一定很牛×,迟早的事。我们每个人风口来的时间不一样。”
 
  定闹钟半夜起床偷菜的疯狂已经成了记忆,85后们的社交重心逐渐从人人转向了微信,陈一舟则继续“留守”,坚持在自己的人人主页上更新着“新鲜事”,成了人人网上最大的“刷屏党”。
 
  为了好好的和陈一舟“痛说革命家史”,记者准备了一份“苦大仇深”的采访提纲。出人意料的是,陈一舟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心态平和得让人意外极了。
 
  “客户的流失?这是人性,是客观规律。”陈一舟的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遗憾,“人人是个社区,我们要接受这个现实。你做的产品的特性就是这样,不管谁做都是一样。没有哪个社区能永久保住它的核心用户。但通讯工具不一样,通讯工具是用一辈子的。”
 
  接受记者采访的前几天,陈一舟刚刚在人人网上进行了一次时长为11分28秒的直播,正式宣告人人网进驻“直播军团”。直播里,他探出半张脸,一边查着邮件,一边和网友互动。直播的背景就是自己的办公室,白色墙面,一个高大的红色书柜里摆满了书。“我故意露半张脸,因为脸太大啊!你看我拿了1600个小苹果,这就是160块钱呢!我直播赚了160块,还可以吧?”陈一舟似乎很满意这11分钟的直播效果,咯咯咯地大笑着,“我还拿了1.5万个赞呢,这才直播了11分钟呐。”
 
  微博和微信“势如山倒”,陈一舟的个人社交工具依然坚守着“人人”阵地。直到今年2月份,他才正式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出了第一条内容。“我都不在人人网活跃,那谁用啊?”陈一舟反问。
 
  人人网的亏损一度多达一两亿美金,“落寞的贵族”的唱衰声四起。陈一舟也在反思,如果单纯从资本回报率上看,自己似乎根本就不该坚持。“我选择"越骂越坚持",这只能用"情怀"来形容。我在人人网上一直很活跃,要没有爱好,完全是因为工作原因而坚持是不可能的。能够坚持下来的东西,一定是你爱好的。我会一直坚持。希望我们的用户也一直支持。”
 
  然而情怀并不能当饭吃。此前出现在公众面前时,“CEO陈一舟”的标签并不如“投资人陈一舟”“股神陈一舟”来得鲜明,陈一舟被舆论营造出一个精明而富于算计的投资人形象,但他却表示了否认:“股神”肯定是个误读。
 
  “大家要这么认为,我有什么办法呢?我给你看看我每天的日程表,谁说我总是在做投资了?”陈一舟有些不服了,他让秘书拿来了上周的日程安排表,一格一格指给记者看。“我每天给自己做张表格,替自己一天的日程打分。身体检查10分,早晨锻炼打20分。如果没有出去吃饭,在办公室吃点素食,会给自己加20分。我跟健康有关的分数都比较高。我认为健康很重要。活得健康,你就能把公司干得更好。”
 
  全英文记录的日程表里,陈一舟将一天要做的事划分得仔仔细细。吃饭、开会、想问题等,每一项日程都有一个“得分正常值”,高于“正常值”的得分,陈一舟会在最后的备注一栏写上一个“high”,得分低了,则是“low”。“这个会只得了8分,而开会的正常得分是10分。说明我对会议是不满意的。”陈一舟挑出一栏“员工会议”,指着备注栏的“low”解释。
 
  上一周,陈一舟的最高得分是181分。表格的备注栏里写了四个“high”。“我得的高分都和运营相关。按照我的工作时间,早晨8:00上我的登山机运动就算上班了,反正得给我自己创造分数嘛。然后一直干到晚上10点钟,14个小时。内部运营、开会、在公司吃晚饭、看书想问题,没有哪一项是和投资有关的。”
 
  陈一舟已经将“打分”的习惯坚持了3年,靠着“大数据”分析着每天的生活质量。每个星期,他都会和团队坐下来开会,分析一周的数据表。哪些地方得了高分,哪些地方得了低分。下个星期的时间要往哪些地方进行转移,什么样的会可以多开一点。
 
  “打分完全是自我分析,我收集自己的数据,这样能让自己的时间分配越来越合理。”言语之中,陈一舟流露出极强的控制欲,“我要控制我所有的时间。商业活动尽量少去,投资人之间的聚会我从来不去。我们套路不一样。我们是代表企业投资,不是职业投资人。”
 
  之所以答应和记者“面对面”,陈一舟最想聊的话题其实是人工智能。他建了个微信群,还组织了一次关于引力波和相对论的学习会,拉来了王兴、张朝阳、雷军和李彦宏。会上除了请到两位老师讲解量子力学和引力波之外,陈一舟还分享了一个PPT讲稿,主题是“人工智能及对人类未来的担忧”。
 
  陈一舟和雷军是湖北同乡,在武汉读小学时就开始接触科幻。“我看的第一本科幻叫《外星人》,第二本叫《星球大战》。后来上中学,我妈帮我弄了个湖北省图书馆的借书证,每天下午翘课去图书馆看科幻,基本上把图书馆所有的科幻小说都看完了。”
 
  到麻省理工读大学,学习了计算机语言和高级人工智能后,陈一舟又开始操心未来世界。“那个时候我就比较担心,过去的几年一直在琢磨人工智能。我们每个人都是利己的,但相当多的人或多或少有利他的可能性。然而AI没有利他性,这是为什么?”陈一舟自问自答,“人类是通过团体自然选择形成。我们为什么利他呢,是因为我们处在非常危险的状态,如果有个人能通过牺牲自己保护整个群体,那么群体延续下来了,这个人的基因延续了。机器不是这样的,机器是从单细胞直接升级到超级计算体。他没有集体合作的概念。”
 
  带着操心世界的前瞻性,投资眼光一向不错的陈一舟,在美国投资了两家和AI相关的公司。其中的一家公司的研究内容便是用人工智能来进行理财交易。对投资颇有心得的陈一舟预言,人工智能首先会用在理财交易上,会把绝大部分交易员的工作都取消掉。
 
  陈一舟推崇着《奇点临近》里的科幻概念,构想着未来世界。而关心人人公司的用户们却在替陈一舟担心,他们花式留言提醒着陈一舟,“先把业务搞搞好再说。”但陈一舟的出发点和用户们不一样。他认为,自己的“操心”是“对未来负责”。“真正智能的群众肯定要关注自己的未来。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我们现在应该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不思考,说明我们人类对于未来不是很负责。这件事情离我们越来越近,所以是必须要思考的。至少社会上的一小部分人应该思考这个问题。”
 
  盛名在外,很多人会想着法子来找陈一舟“招商引资”。学着巴菲特麻利说“NO”的习惯,陈一舟也会很迅速地给自己不了解的项目回复两个字:“不懂”。“我更愿意把时间放在和我办公室里墙面上的人进行神交。”陈一舟说。
 
  他破例向记者开放了他的办公室。墙面的显眼位置粘贴着多幅名人头像。作家马克·吐温、物理学家爱因斯坦、金融大佬巴菲特、企业家孙正义、律师查理芒格……来自不同领域的名人和陈一舟“共享”同一间空间,在墙面上瞪大了眼睛“监督”着陈一舟的一举一动。
 
  这是陈一舟在直播画面里没能拍进去的办公室墙面。进入直播画面的红色的书柜里,放着《二战史》等多种类别的书籍。陈一舟趿着拖鞋在办公室里跑来跑去,而在他的办公桌下面,还有另一双黑色的人字拖。
 
  “一双穿旧了就穿另一双呗。”陈一舟不以为意,全然没有正在接受采访的“正式感”,随性得实在不像话。“我觉得我活得还挺舒服的,其实就是追求某种自由。我让秘书一天不要给我定太多的会议,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生活在我自己的世界里。这样我能有足够的时间思考和学习重要问题。自由是一种很大的快乐。”
 
  但人活于世,难免为名利所累。顶着太多不利评论的陈一舟,用了一个佛家词汇概括了所有的烦恼,“一开始看到不利报道会不开心。但你要认识到,烦恼来的时候是有原因的。按照佛家说,这是"业障"。批评来的时候,你的业障其实已经还掉了。只要相信自己心中有小宇宙,你是能找到辉煌道路的。你只要持续的努力,一定会有成果的。”
 
  “过去几年成熟了不少,上上下下,把很多事都琢磨明白了。”同为武汉老乡的雷军等人早就发力跑到了前面,陈一舟并不慌张。虽然并不喜欢拿自己和其他CEO比较,但陈一舟依然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一个公司和一个人的路到底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和你的思考方法很有关系。你怎么定义你的使命,然后你的使命还要符合世界的规律。你要做的事情如果其他人也在做,而且做得还比你好,那你就别做了呗,找其他事做去。”陈一舟说,“我认为我以后一定很牛×,迟早的事。我们每个人风口来的时间不一样。”


 
------分隔线----------------------------
域名中介经纪
域名经纪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委托域名城为其提供议价、分析、谈判、收购域名的一个全过程服务。
域名中介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将域名和交易款项委托域名城为其保障交易双方的资金和域名安全,保证将域名和交易款项过户至交易双方的第三方服务。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