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尾号1079的读者问:你是从2007年底开始筹备开心网的,当时经济形势已经开始恶化。为什么选择那个时候离开新浪自己创业?

(程炳皓)答:那时候,除了少数先知先觉者,大家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还有很多人认为情况很好。我其实没有什么意识,不炒股票,不懂资本市场,不太清楚整体的经济形势,所以我没有去管它。我当时只是感觉互联网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在技术和服务创新上,还有很多事情可做。

手机尾号8557的读者问:你为什么会选择SNS——社区网络服务这个领域?当时你有专门研究白领这个群体吗?

(程炳皓)答:当时大家好像都认为SNS只有学生有需求,只能从学生做起。但是我觉得,白领们应该也有这方面的需求,白领这个市场还没有开发。中国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大中城市的经济发展已经非常好,白领们的生活很富足,但是他们的精神压力很大,很需要跟朋友们多一些交流和沟通,需要更多的乐趣,缓解压力。所以我们就设想做一种比较轻松的互动产品,满足这个需求。

没有对白领进行过特别研究,就是凭感觉。我在大公司工作了很多年,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就是这么一个粗略的感觉。说实在的,我们其实更多是技术人员,也不懂市场,做市场研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手机尾号3060的读者问:在用户飞速增长的同时,您和您的开心网也面对来自模仿者的竞争。这些面目相似的网站让众多开心网的粉丝们真假难辨的同时,也在分享着刚刚兴起的SNS市场。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些模仿者?

(程炳皓)答:社交网站每个人都可以做,但能不能做出一个支撑几千万用户的平台,这才是关键所在。随着用户规模越来越大,维持好的服务体验和快速更新就越来越难,而开心网的技术优势将让其在这场马拉松中与对手渐渐拉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