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节目的时候,白岩松笑着和我说,‘陶教授,你快把我们央视的节目录遍了。’”陶宏开如数家珍地向早报记者点起了他曾录制过的央视节目:《实话实说》、《东方时空》、《焦点访谈》、《经济半小时》……

  陶宏开不是一般的忙,7月16日从北京回到武汉至27日去南京。10余天时间里,他在6个城市、7个地方参加活动。陶宏开说,从2004年到现 在,他已经走过全国148个城市。这其中70%是媒体邀请,20%是政府机关邀请,都是去讲青少年的教育问题,包括如何戒网瘾。

  63岁的陶宏开是华中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被称为中国“戒网瘾第一人”。他没有专门帮人戒网瘾的机构,他帮人戒网瘾的方式有三种,一是直接请到家 里来,面对面地沟通交流,他称通过这种“两把椅子式”的方法他已经挽救了600多个网瘾青少年;二是应邀赴全国各地去做演讲或培训;三是出版关于如何治疗 网瘾的书籍。

  陶宏开大部分时间都应邀外出演讲,在家里的时间很少。近日趁着他在武汉家里的时候,早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

  早报记者:您怎么看待网瘾问题?

  陶宏开:网瘾是一种心理问题,不是生理问题,怎么能用电击治疗或药物治疗呢?我看过电视上杨永信的治疗,把孩子带到13号室,然后助手将孩子按 住,杨永信便问“你想上网吗”,还没等回答,就电了他一下(陶宏开摇着头说,一边还模仿着杨永信柔和的声音和孩子惊恐的表情)。这种做法不仅毫无效果,简 直就是摧残孩子。

  早报记者:您治疗网瘾的方法是?

  陶宏开:很简单,我的方法就是心灵沟通,外界都说陶宏开很神奇,其实神奇的陶宏开就只是用对话的方式来治网瘾。通过心灵沟通走进孩子的心里,让他们自己认识到问题、然后再自己一步步地从网瘾中走出来。

  早报记者:您是如何进行心灵沟通的?

  陶宏开:这因人而异,要根据不同的人来决定如何对话,因为每个人的认知、经历和特点都不同,用哲学来说,就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你看看我书里 都有详细介绍(说着陶宏开递给早报记者他的一本书《回来吧,孩子——预防与戒除网瘾指南》。书中写到,戒网瘾分4步:使网瘾青少年认同与之交谈的人;尽快 把这种认同感转移到他们对父母的认同上;把认同感转向学习;把对学习的认同转到对戒除网瘾的认同)。

  素质教育才是预防和治疗网瘾的治本之策,人素质高了,就可以百毒不侵,更不用说网瘾了。我不是戒网瘾专家,这是社会上对我的片面理解,我是在推广素质教育,引导人走向成功。

  早报记者:你请人到家里来交流,或受邀外出讲学,会收取一定的费用吗?

  陶宏开:NO,NO……never,我从来不索要任何报酬,我做这些都是为了孩子。我帮人戒网瘾,是不计报酬的(不屑地连连摇头)。邀请我的地方,一般都会承担差旅、食宿等费用,有时候还送给我一些土特产,但我从来不主动索要报酬。

  一听到钱我就坚决鄙视,我说“No”。因为我知道,只要我收钱,肯定有人骂我。我知道,别人攻我是怎么都攻不破的,最后只能拿这个来攻我。

  早报记者:您给人治疗网瘾失败过吗?

  陶宏开:除了很多人因为无法承担到武汉来的路费而放弃交流沟通,或因为我太忙了而不能接待外,只要和我保持持续沟通的青少年,治疗网瘾就从没失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