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关村那些口若悬河且动辄数十数百亿资产的创业英雄们相比,对中国IT业尤其对中国汉字输入领域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河南老人王永民,此刻却显得颇为低调甚至生活得颇为辛酸。辗转腾挪数十年,辛苦劳累无数,酸甜苦辣尝尽,尽管光环闪耀、赞誉累累,或可称得上名满天下,功绩可谓划时代,但就经济回报而言,王永民始终未能撑开局面,始终未能从其独占性技术中获得对等收益,未免算个遗憾。他曾就此伤心失望,也曾无可奈何,但转而念之,他又觉得,哪怕技术为民所用,哪怕无偿贡献,自己也很欣慰。
王永民并不年轻了,不委婉地说,王永民已经老了,且疾病缠身,各种牵绊,一度让他想到生死。王永民很倔强,他执意要将公司开在中关村,数年如此,哪怕当下的他早已年过六旬,哪怕精力更早已大不如前。他认为,中关村是个有活力的地方,是各种新鲜技术碰撞交流的集散地,而当下的“王码”不论如何,汲取先锋养料是毋庸置疑的。王永民说,他已经将五笔字型精进到最佳版本并已推出“数字王码”。接下来,他最大的希望,甚至可说得上此生最大的期望则是,将汉字输入引入中小学课堂,因为“汉字沙漠化必须重视”。
王永民喜欢打领带,甚至不穿西装的时候也是如此。王永民身材不高,他说,这是当年家里穷,营养严重不良造成的结果,他远在英国的儿子则不然,“一米八还多”。王永民极其政治敏感,率性脱口而出的话,他一定会叮嘱记者:“这个不要写进去。”王永民了解媒体,抛出一段故事后,他会捎带暗示一句,“这个会让你的报道增色不少”。王永民喜欢提及自己的身世,并借此告知,他顽强奋斗的动力泉源其来有自,因为“我是农民出身”。王永民是一个成功的发明家、科学家,但并非成功的商人,尽管,他希望两者能够统一,于是他说:“钱,不是我奋斗的唯一目的。”王永民为人真诚善良,尤其懂得感恩,他说,一定要清楚自己是从哪里走过来的,为什么自己能够走到今天。
王永民的身上,凝聚的是老一辈中国科技工作者的质朴与单纯,专业技能自不必多言,他的国学功底及性格特质都非常值得推崇,怎奈何,他做的,是纯然商业的技术,但商业的逻辑显然与学术的思维存在出入,按照王永民的说法,由于各种独特因素的存在,比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