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Opera没有围墙的花园

2009年 9月 5日 阅读量: 205

  你发现了吗?在那些世界上最具创新性的公司的身上总能找到一种浪漫主义的精神。他们并不关心这个世界上别人都在做什么,而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 他们不是去适应这个市场,而是去领导这个市场。他们并不依赖市场调研的数据,而是相信工程师的自发性的创意。他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像艺术家一样工作。

  8月的一天,挪威首都奥斯陆笼罩在极昼的明媚中。在位于Waldemar Thranesgate大街的Opera软件公司总部的走廊上,Tommy正在悠闲地漫步,气定神闲,步履轻盈,不过,让Tommy稍感寂寞的是,不少工 程师的座子都是空的,那些家伙还在享受欧洲漫长的六周假期。我和Tommy在走廊里不期而遇了好几次,它总是静悄悄地从我身边经过。这条黑色的拉布拉多猎 犬长相威风,但性格安静,它对Opera的每个角落都显然很熟悉,有时安静地趴在咖啡机旁,有时乖巧地走在主人身后,它的主人是一个穿着短裤和拖鞋的年轻 人,总是喜欢斜靠在墙上和同事们攀谈几句。

  这是发生在全球第大的手机浏览器公司和第三大PC浏览器公司Opera总部的办公室里的一幕,类似有趣的情景还很多。比如一位程序员正坐在办公 室的电脑前冥想,而不远处他的儿子正在那里玩变形金刚的玩具;每间办公室的墙角放着一个大型健身球,员工把它当作沙发,时不时将整个身体就蜷曲在里面;一 些办公室里还设有别具特色的“躺推”平台:一个可以折叠的沙发床,上面用自行车的包装搭了一个简易的遮光棚,程序员们正襟危坐的时间长了就可以躺进这个小 黑屋里敲键盘。在这里,程序员每周打桥牌,参加乒乓球“联赛”,下了班大都踱着步慢慢遛弯儿穿过绿树成荫的小街回家。

  在公司走廊里,我差一点和 Jon S. von Tetzchner擦肩而过,我把他误认为一个普通的工程师。这个身高1米9的冰岛人是Opera的全球CEO,他是个典型的北欧男人,沉默寡言、甚至有 点腼腆羞涩。在接下来的采访中,这个把“谭咏文”作为自己中文名字印上名片的男人总结不出一些冠冕堂皇的商业口号来敷衍我的问题,而总是在说,我们就是要 做最好的产品,仅此而已。他坚持低调的工程师文化,坚信找到最聪明的人并给他们合适的空间,让他们自由发挥,就可以诞生出好的产品。他还信奉着最朴素的商 业手段,在这个广告轰炸的时代,他相信靠口碑相传的力量带来新的用户。如果你和他探讨商业规则问题,他会显得有些茫然,在他那里,听不到花哨词语和婉转的 自我标榜。不过,聊起他的生活,他就很兴奋,他说足球场上,他是左边锋,篮球场上,他打中锋。

  像艺术家一样工作

  十五年前,Tetzchner和他在挪威电信的同事GeirIvarsy,开始编写Opera浏览器的最初代码,这在当时看来,完全是异想天 开。而如今这家公司以技术创新闻名于世,在人们眼中,它是商业世界中颠覆性创新和技术的最杰出的代表之一,它开发出的OperaUnite技术让每一台电 脑都可以既成为客户端也成为服务器,从此电脑之间可以直接通过网络进行点对点互动和信息共享,再也不需要通过第三方服务器中转,有人说,这将引发一场网络 新革命。如今,Opera的每个动作几乎都成为了浏览器行业的风向标。这是一个技术主导型的公司。全球仅有700名员工,其中有600多名是工程师,来自 50多个国家。在加入Opera之前,他们中有的早已功成名就。

  “他们被我们的创新文化所吸引,喜欢这里的工作方式。”Tetzchner说,这些技术天才大都是慕名而来。

  事实上,Opera在某种意义上更像一个创意工作室。每一个人都像艺术家一样工作,随时想出创意的点子,然后敲响CEO的大门,当然,最后被决定开发可能只有百分之一。

  让人兴奋的是,在这个创意工作室中,你可以见到各种气质怪异,不修边幅的家伙,看起来就像好莱坞电影中的科学狂人。“每个工程师身后都有一个传 奇的故事。”来自马来西亚的华人小伙子谢子斌告诉我,Opera有各种各样好玩的人。比如有的一半时间在Opera工作、一半时间去做舞者;有的曾经在印 度做过演员、有的曾是重金属摇滚歌手,开过环球巡演;有的是高中没有读完、17岁就在程序员的圈子中扬名立腕的天才少年;有的来自英国热衷于慈善事业,一 年中一半时间都在全球各地去忙于慈善事业。“他们从全球各地寄来简历,比如有一个来自澳洲的程序员在发来简历的同时,寄来一个video,里边是他手舞足 蹈了半个小时的录像,样子非常滑稽。”谢子斌说,Opera就是这样,不在乎你的专业背景、是否受过正规教育,但是你一定要有创意和激情。

  没错,像艺术家一样工作是Opera给予工程师的创意环境,鼓励工程师自发的创新。“我们不是找一堆市场研究人员,然后把研究结果交给工程师 做,因为,消费者往往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想要什么。这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Opera的CTO Hakon WiumLie说,“我们鼓励工程师的任何创新,哪怕是怪诞的想法,看起来没有什么商业价值。我们想建筑一个没有围墙的花园。”

  除了这些,Opera另类的地方还很多,它似乎始终逆潮流而动。当网景与微软在争夺市场份额中,各自都向浏览器中整合更多的功能,争得你死我活 时,Opera另辟蹊径,对浏览器进行瘦身,并将重点集中在浏览速度上。当大部分互联网公司还在争夺PC浏览份额的时候,Opera率先杀入移动平台,开 发出世界上最早的一款全功能互联网手机浏览器,并迅速树立自己的移动浏览器老大市场地位。而当整个移动浏览市场都将重心放在WAP上时,Opera则将重 点放在全功能互联网浏览。当Google、Apple、微软以及其他竞争对手大梦初醒,纷纷开始关注于智能手机上网时,Opera已经着眼在新兴市场上为 低端手机提供全功能互联网浏览。而最近金融危机中当竞争对手在裁员时,Opera却在招募新员工。Opera也是少数几家在过去的12个月当中,企业资产 价值增长达到75%的公司之一,而整个IT行业指数则下降了60%。

  和不善言辞的谭咏文相反,首席技术官Lie是一个思维一秒钟也不能停下来的人,他精力充沛、性格活泼,讲话有声有色。他告诉我,自己有一艘游 艇,取名叫404。“这是一个网络语言:如果你输入一个网址是错误的,浏览器页面上就会显示404 Not Found,意思找不到 (网页)啦。”Hakon WiumLie大笑道。

  富有幽默感的Lie告诉我,即使生性开朗,自己也会经常感到焦虑,这是源于创新的压力。“我最有灵感的时候是在洗澡的时候,因为那时候不用面对电脑。”他说。

  十五年前,青春年少的Lie和Tet-zchner是挪威电信的同事,两个人都是技术天才,但性格迥异。在Tetzchner创立Opera四 年之后,Lie加入了进来。这其中的故事已经被画成了漫画,如今悬挂在Opera的整个办公楼里,事实上,这是Opera的历史中最重要的一刻。

  1995年,当谭咏文想写一个浏览器的程序的时候,他邀请Hakon WiumLie加盟,可后者觉得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于是他拒绝了,接着Lie去研究WWW标准去了,四年过后,Lie创立了CSS语言,成为了有关互 联网标准最负盛名的技术专家,不过那时,他突然觉得创业才是世界上最有意思的事情。于是接下来,就有了漫画中的一幕,Lie推开Opera的大门,直截了 当地说,我错了,我要加盟。后来他就加入了。然后Lie为Opera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他推动开发了世界上第一款手机浏览器,并让Opera成为全球最大 的浏览器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