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抵押、没有担保,你相信这样能在网上借到钱吗?

  沈舒给出的答案是:No problem!最近,在一家IT企业工作的沈舒碰上了资金周转问题,他急需10万元作为买房首付。为此,不愿麻烦父母、亲戚的他找到了老朋友顾少丰。

  顾并没有直接借钱给他,而是“别有用心”地给他推荐了一个名为“拍拍贷”的网站。在这里,聚集了一批想借钱和有钱借的人。和淘宝的平台模式类似,在拍拍贷上,借款方可以自由发布自己的借款金额、用途、还款期和回报率等信息,出借方认可之后,双方即达成交易。

  通过这个平台,沈舒顺利地筹到了10万元钱。有意思的是,借钱给他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顾少丰等5个朋友,每人一笔,给他凑齐了这10万块。

  在沈舒借款完成之后,顾少丰却表现得似乎比沈舒更加兴奋。因为顾少丰是这家网站的创始人兼CEO,这意味着他又多了一个用户。

  拍拍贷于2007年8月在上海成立,是中国第一家个人对个人(C2C)网上借贷平台。经过两年的发展,“沈舒们”的口耳相传,已经为其聚集了约20万注册用户。

  如今,沈舒偶尔也会在拍拍贷上做起放贷人。“总共借出过十几笔,金额不算大,我倾向于借给有理财观念的人。”沈舒认为,拍拍贷模式要做大,关键要解决如何让人放心地把钱借出去的问题。

  从熟人开始

  在拍拍贷的平台上,借款的金额限定于3000元到10万元之间。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沈舒一样幸运,第一次就能借到10万块钱。有的人甚至借三千元钱都因出借方不足而流标。

  “凭什么借钱给你?”这是每一个听到拍拍贷模式的人都会发出的疑问——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陌生人之间的信任问题是最大的障碍。

  我们来看沈舒借款成功的真实原因:他有稳定的收入,他是顾少丰多年的朋友,顾少丰和他也有许多共同的朋友活跃在拍拍贷上。基于大家在现实中对沈舒的信任和顾少丰的推荐,朋友们才放心地把钱借了出去。

  事实上,这也符合顾少丰对拍拍贷的构想——从熟人做起。“其实我们做的第一步很明确,就是把线下熟人间的借贷搬到网上。”顾少丰认为,现实中朋友之间的借出和借入和买卖东西一样,是基本的需求。

  但是由于中国人的“面子问题”,线下的借钱往往会有诸多不便,比如,“不写借条”、“没有利息”、“不准时还款”等等,提了显得太小气,不提又不舒服。这些不大不小的问题往往会成为朋友间的尴尬。

  顾少丰看到的就是这里的机会,如果把这些问题解决好,网上向朋友借钱比现实中更加方便,“比如我需要10万块钱,可能要向10个朋友借,线下可能要很麻烦的一个个沟通,通过拍拍贷平台可以很方便地解决”。

  按照拍拍贷的借款流程,用户注册认证之后,发布借款信息,好友或者别的用户根据自己意愿提供一定的出借金额。直至所有累积的金额达到100%之后,系统自动生成电子借条完成交易。

  对出借的朋友而言,既省去了催款的麻烦与尴尬,又能得到和信贷公司一样的利息回报。熟人间的信用其实也能被很好的利用。

  顾少丰称自己的想法来自孟加拉乡村银行的启示。乡村银行的模式不需要担保或者抵押,而是针对五户一组的穷人团体,让小组里的成员互相监督,确保贷款用于正途和及时还款。

  据统计,孟加拉乡村银行的还款率高达98.89%。这证明熟人的信用力量比传统银行的抵押信用体系更为有效。

  凭什么借钱给你?

  虽然拍拍贷鼓励熟人间的借贷,但是网站要发展,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陌生人之间的交易。

  陌生人之间如何建立信任?自然而然,拍拍贷开始尝试构建自己的“信用体系”。

  这的确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拍拍贷现在已经引入了近60个指标作为评价因子,其中包括,年龄、性别、学历、收入等等诸多因素。所有这些,都需要拍拍贷的后台去一项项认证。

  “这是我们从成立到现在最花时间,也最难解决的问题。”顾少丰说。

  有意思的是,淘宝信用也被顾少丰拿来作为信用参考因素,并且一度还占据了较高的权重,在拍拍贷的借款平台上,淘宝大卖家已经有了区别于其他用户的专区。

  “除了收入、学历等因素外,我们对网上的信用其实会非常看重。”顾少丰说,除了淘宝的信用,他还发现了一些其它实用的网上指标,比如在网上经常写博客的人会比没有博客的人更加可信,在社交网站中拥有更多朋友圈的人相对也会更有信用。

  顾少丰表示,他的团队有很大一部分的精力都放在考察这些指标,然后根据反馈,对这些指标在一个人信用中的权重进行不断地微调,“比如根据统计,女性普遍比男性的信用高,不同地区的人信用也会有一定差别”。

  在拍拍贷上,信用也可以通过不断借款积累。和淘宝一样,拍拍贷也碰到了刷信用的问题。“我个人就不愿意借给那些不停借钱,然后很快提前还款的人。”沈舒说,他碰到过一个人,向他借出过两次钱,此人都很快还了,但这个人第三次借钱就出现了坏账。

  在沈舒看来,通过过往借款记录评价信用的可靠性并不高。“过去信用再好也只是一个参照。”沈舒表示,他更倾向于考察借款目的、朋友评价等其他因素,“比如借钱还信用卡这种情况我是绝对不借的”。

  沈舒还发现,放贷人中间已经出现了一些意见领袖,“有些人会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借款人的信息,跟着他们投往往有比较高的保证”。

  不过,运营两年,拍拍贷上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坏账。据顾少丰表示,坏账的比例很低,从金额看在2%以下。顾解释说,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延期还款的,并不是真正的不还钱了。

  据了解,对于坏账问题,拍拍贷的处理措施是,先书面提醒,再安排借贷双方直接沟通,最后才是由拍拍贷发律师信给欠款方。顾少丰表示,“很多都是临时周转不过来或者忘了还,恶意欠款的比较少。”

  “50万用户是爆发点”

  拍拍贷从今年5月开始收费,从借款中抽取2%作为佣金。“收费是为了象征性地尝试,也是为了抑制刷信用的行为。”顾少丰没有向记者透露拍拍贷的营收规模,以及目前是否能够实现盈利。

  不过,比这些问题更受关注的是,拍拍贷模式能否持续走下去,并且迅速扩大规模。

  据顾少丰透露,拍拍贷做了两年,其间也有不少VC来看过项目,但沟通的结果一般都是:等政策明朗之后,再做进一步打算。

  事实上,像拍拍贷这样的借贷网站,在政策上仍然属于空白,未来做大之后,必将会面临监管问题。

  不过,顾少丰对此并不担心。他认为,拍拍贷自身并不吸储也不放贷,只是提供一个自然人之间的借贷交流平台。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规定,自然人之间、自然人与法人、自然人与其他组织之间的借款作为借贷案件受理,确 保了民间借贷的组织形式及其合法性。当然,民间借贷中也应当遵循一些特殊的法律规定,例如:借款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基准利率的4倍。

  顾表示,拍拍贷一直按照这些规定来操作,资金流转也是通过支付宝、财付通等渠道,并且在银行有托管账号。

  业内人士指出,央行起草的《放贷人条例》如果正式出台,将是拍拍贷这类网站快速发展的契机。据了解,《放贷人条例》的最大突破将是允许符合条件的个人和企业,以自有资金注册成立“只贷不存”的放贷机构。

  也是基于这样的原因,顾少丰一直没让拍拍贷的用户发展太快,“一方面是政策尚不明朗,另一方面是拍拍贷仍然在不断试验完善自己的信用模式”。

  “我们之前一直没有专门的营销部门,用户增长主要是靠老用户之间的口口相传。”顾少丰表示,现在的用户月增长率在30%左右。

  在顾少丰看来,现在的网上借贷,就像当年的网上购物,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买账,“但这个需求和趋势是存在的,我认为到50万用户规模后,会是一个爆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