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称,与MySpace和Facebook等社交网络先驱不同,Twitter的主要增长动力并非来自于青少年,这种成人化的模式不仅可供其他企业借鉴,而且对Twitter今后的发展有利。

  以下为全文:

  不受青少年欢迎

  18岁的克里斯汀·纳吉(Kristen Nagy)家住美国新泽西州斯巴达市(Sparta),她每天都会收发500条短信。虽然短信内容与Twitter信息极为类似,但她却从不使用 Twitter。她说:“我只是觉得这很奇怪,我不认为有必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每时每刻的生活状态。”

  纳吉对Twitter的这种排斥情绪在同龄人中非常普遍。根据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只有11%的Twitter用户 年龄在12至17岁之间。虽然Twitter的热度呈现出爆炸式的增长,但其主要驱动力还是来自于年龄较大的群体。这一成功也打破了一个被广泛认同的定律 ——流行的创新趋势总是由年轻人引领。

  comScore行业分析总监安德鲁·利普斯曼(Andrew Lipsman)说:“从以往来看,某一模式的早期实践者都会认为,十几岁的年轻人或大学生对该技术的普及至关重要。”毕竟Facebook、 MySpace和Friendster等社交网络的早期驱动力都来自于这些十几岁的青少年。然而,Twitter却证明了:“一个网站可以依靠不同年龄段 的用户腾飞,而且同样可以广受欢迎。Twitter正在挑战传统模式。”

  全新成功模式

  事实上,即使青少年对社交网络的早期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他们目前在MySpace用户中的占比却仅为14%,Facebook的这一比例更是 仅为9%。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民也在成长,而在许多分析师看来,Twitter的成功代表了一种全新的互联网成功模式。Twitter的成功也证明,将 青少年当做新技术的关键因素只是一种奢望而已。

  成年人推动了许多更具生命力的网络服务的流行。YouTube最先吸引的是青年人,后来则是老年人,最后才轮到青少年。博客网站Blogger的早期用户基础也来自于成年人,而LinkedIn则将创建职业社交网站作为自己的目标,并且取得了成功。

  许多消费电子产品也是如此。虽然视频游戏最早的用户群是青少年,但任天堂Wii却很快找到了拓展老年市场的途径。亚马逊Kindle电子书阅读器最初也是面向成年人进行推广,而iPhone和GPS导航仪也基本上成了成年人专用产品。

  与之类似,Twitter起初并未获得青少年的关注。美国市场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社交媒体分析师杰里米亚·欧阳(Jeremiah Owyang)表示,Twitter的早期用户多数来自于从未使用过其他社交网络的成年人。他说:“成年人只是在追赶青少年,很多服务多年前就在青少年中 普及开来。”许多青少年从刚开始接触互联网时便开始使用Facebook,对于他们而言,短信是主要的通信方式,而Twitter在他们看来则完全没有必 要。

  职业目的

  几乎每个不到35岁的人都会使用社交网络,但Forrester Research周二发布的报告却显示,社交网络去年的主要增长来自于年龄更大的群体。35至54岁的群体去年在社交网络用户中的占比已经增长到60%。

  青少年不使用Twitter的另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的生活主要围绕着周围的朋友展开。尽管Twitter最初的目的是希望成为一种与熟人保持联 系的渠道,但它最终却变成了一个更适合发布个人想法并推广产品的服务。对于Twitter用户而言,这也是一种自我推广的渠道,但却很少有青少年会习惯这 种行为。

  Twitter联合创始人兼CEO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说:“很多用户都是出于职业目的而使用Twitter,与业内人士保持联系并关注新闻。由于Twitter是‘一对多’的网络,而且多 数内容都是公开的,因此要比专为好友间彼此交流而设计的社交网络更为适合从事这些事情。”

  家住阿肯色州的温迪·格雷泽(Wendy Grazier)有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她们认为Twitter“蹩脚”,但却让妈妈在Twitter中“关注(follow)”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和泰勒·斯韦夫特(Taylor Swift)等十几岁的流行歌星,以便告诉她们这些名人都写了些什么。可是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去关注呢?16岁的米兰达·格雷泽(Miranda Grazier)说:“Twitter看起来更职业一些,不像是青少年用的东西。我想,当我再长大一点的时候或许会使用Twitter。”

  成人化的交流

  Twitter的公开性对于未满18岁的人而言尤其敏感,他们不仅不希望父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还担心父母会限制他们与网上的陌生人交流。

  来自弗吉尼亚的乔治亚·马伦提斯(Georgia Marentis)现年14岁,她之所以选择使用Facebook而非Twitter是希望能够自主决定哪些人可以看到自己的更新。她说:“我父母不想让 我把自己生活中的一切都公之于众。”的确,由于社交网络带有公开性,而且在网上创建假身份轻而易举,因此,即使是带有很多隐私设置的网站在某些情况下也对 青少年较为危险。

  即将于明年春天担任德雷克塞尔大学(Drexel University)助理教授的安德烈·福蒂(Andrea Forte)曾经对高中生如何使用社交网络完成作业进行过研究。她表示,许多年轻人并不是利用网络来关注问题,而是建立并展示自己的身份。

  她说:“你在Twitter上的身份更多的在于挑起话题的能力。与Facebook不同,听哪类音乐或者干了什么恶作剧不会对确立身份有太多帮助。”她将Twitter称作是“相对成人化的交流”。

  对Twitter有利

  对于Twitter的未来,年轻人的这种矛盾心理其实是件好事。青少年或许更容易适应新技术,但众所周知,他们也非常浮躁。虽然Friendster和MySpace最初的增长动力来自于青少年,但他们最终还是转向了Facebook。

福蒂认为,Twitter的经验或许可以鼓励创业企业用更为现实的眼光来看待用户构成,并取悦更为广泛的用户群,她说:“吸引年龄较大而非15至19岁的用户是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