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货已不是新鲜的事情。自2月份以来,电脑市场陆续出现缺货现象,4月份缺货荒全面暴发。此后的6、7月份,缺货现象似乎有所缓解。

  然而进入到8月份,电脑市场再度传出缺货消息,从笔记本电脑到显示器再到外设产品,几乎全线缺货。

  缺货荒不仅给暑促电脑市场以重创,还殃及电脑下乡。连日来,记者在一些乡镇市场发现,此前公布的17个品牌的350多款下乡电脑产品,在市面能见到的不超过10款,绝大多数机型都面临“有价无货”的尴尬局面。

  第二波缺货荒

  与4月份的缺货相比,此次的缺货潮由二三线市场率先暴发。刚进8月,从全国各地多个二三线市场不断传来电脑产品缺货的消息。

  记者在广东佛山最大的电脑城——鸿运电脑城看到,包括惠普、华硕在内的品牌笔记本缺货较为严重,一些中低端的热门机型供不应求。

  “开年后电脑市场断断续续都在缺货,虽然6-7月份有所缓解,但到了8月份,再次出现大范围缺货现象。”佛山一位经销商向记者表示,“此次缺货潮的主要源头是上游硬件供应出问题,渠道商正在积极应付这一状况。”

  经销商表示,与之前缺货源于液晶面板供应不足所不同的是,这次缺货似乎集中在中低端笔记本的硬盘供应上。

  “上游笔记本硬盘供应出现断链,直接导致一些中低端产品缺货,不少商家整天蹲在渠道商门前等货。”代理惠普笔记本的一位经销商向记者表示,惠普笔记本最缺的就是低端机CQ40系列,相对而言,高端产品货源较为充足。

  据来自上游供应商的消息显示,近来笔记本硬盘供应较以前减少了近20%,一些商家猜测可能仍然是受金融危机影响,利润低微的中低端产品不受厂家青睐,所以压缩了生产量,直接引暴此次笔记本硬盘大范围缺货。

  不仅是佛山,在珠三角的肇庆、珠海、中山、东莞等众多二三市场亦传来缺货的消息。“还是中低端产品缺货较为严重。”肇庆的一位经销商称,“中低端笔记本利润一直处于低位,加上笔记本硬盘在这段时间紧缺,直接导致笔记本大面积断供。”

  记者了解到,笔记本缺货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不光是硬盘缺货,液晶面板的供应也存在断链。“由于上游厂家的出货量大幅减产,但是在区域市场,终 端经销商的数量并未减少,相反还在增加,这样一来,均摊出货量之后,每个经销商得到的供应量相应减少,缺货状况也就明显起来。”某电脑品牌南方大区负责人 称,“现在正值暑促旺季,大范围缺货不仅是渠道商着急,厂商也在绞尽脑汁调节产品供应。”

  不仅是笔记本电脑,暑促最为热销的另两大类产品——显示器和外设产品,亦遭遇普遍缺货。

  记者调查发现,打印机等外设产品也遭遇大面积缺货。据南方不少销售外设产品的渠道介绍,打印机缺货开始于今年4、5月份,如今3个月过去了,情形未能好转,部分型号缺货的状况仍在延续。

  “以往因各种原因造成的缺货一般在一个月左右都可以消除,但这次缺货延续时间之长,范围之广,近年来实属罕见,未来还会缺多久,没有人知道。” 经营惠普打印机的一位经销商称,“只能希望9月份缺货能有所缓解,这样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因缺货造成的销量下降的亏空,再晚一些,能否追赶、追赶的效果 也许就要大打折扣了。”

  南方某外设品牌总代向记者表示,现在每天被下游代理商追着要货,“这在以往绝对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但现在,对未来供货的不可预测性带来的更多是困惑。”

  记者调查发现,与4月份的缺货相比,8月份的这波缺货潮,来自二三线区域市场的反映更为明显,对于这一原因,不少渠道商发表了看法。“如今一线 市场几近饱和,暑促的拉动效应不会太明显。”珠海的一位经销商分析称,“反观区域市场,在学生暑期返乡以及电脑下乡政策的推动下,区域市场的销售反而在暑 期迎来了一个高峰期,使得这些地区的缺货现象也愈发明显。”

  主流产品应声涨价

  市场接二连三的缺货荒,让面临“断粮”的渠道商备受伤害。尤其正值暑促旺季,缺货现象令各级渠道商的信心备受打击。

  “即使参与投标也没用,厂商不能提供货源,有什么办法。”面对缺货,珠海万维公司的负责人十分无奈,他向记者介绍,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比年减少了400~500万元,“据说厂商渠道部门也已经下调了今年的销量目标,下调幅度达到20%,原因也是因为缺货。”

  在终端市场,缺货直接导致市面产品价格上涨。据来自渠道商的统计数据显示,显示器产品自去年7、8月份开始一路下滑,而从今年年初开始,价格则持续上涨,至今,19寸和22寸主流机型液晶显示器,总代的进货价都涨了差不多200元。

  笔记本电脑的价格也是以200元、300元递加。而不少外设产品的畅销机型涨价幅度在10%左右。即便如此,涨价过后的紧俏机型,渠道商也苦于无货可调。

  内存、硬盘等配件产品也因为货源不足而纷纷涨价。相比较而言,内存的情况比显示器稍微好一点,但涨幅也有20%左右。

  “与今年的最低价格相比,几乎所有类型的内存价格都上涨了20~30元。”一位三大件分销商称,“未来更不好说,最近一个时期,内存的上游供应商破产、合并、减产的事情时有发生,未来价格究竟会怎么走,谁也说不清楚。”

  缺货荒殃及电脑下乡

  缺货荒直接影响到电脑下乡。连日来,记者在广东不少乡镇市场发现,此前公布的14个品牌的183款下乡电脑产品,绝大多数机型都面临“有价无货”的尴尬局面。

  下乡电脑产品严重缺货现象,其实在珠三角乃至全国各县市都普遍存在。在惠东县的多家电脑代理店面里,记者竟没有发现一款是下乡电脑产品。

  按照此前发布的信息,中标的电脑下乡产品价格集中在2800-3300元之间,而记者在各县级市场发现,3000元左右价位的电脑寥寥无几。

  “以往,每年暑促,2999元电脑铺天盖地,但是今年这一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梅县的一位经销商称,“偶尔有厂商打出2999元招牌,但大多是‘有价无货’,为了招徕顾客空吆喝。”

  惠东县一位经销商向记者诉苦:由于中低端电脑产品严重缺货,电脑下乡产品几近“断粮”。他认为除了缺货外,代理商积极性不高也是电脑下乡难以推进的原因所在。

  早在之前,下乡电脑产品因为价格低、营运分销成本高而一再遭遇渠道商的抵制,而各品牌厂商也为了利润纷纷强制要求渠道商以“1:1”或 “1:2”比例出货:也就是卖出一台“电脑下乡”产品的同时,要搭配卖1台或2台高价的非“电脑下乡”产品,否则厂商将严格限制给渠道商供货。

  “我们卖出一台电脑,大约有100元的利润,再把货送到40公里以外的农村,至少花费30-40元,算上后期的维护成本,如果仅仅销售电脑下乡的机型,不但没钱赚,甚至会倒贴。”肇庆四会的一位经销商称,“这样亏本的买卖,没有经销商愿意做。”

  不仅是渠道,厂商也有苦衷。“电脑下乡,战线太长,成本开销大,厂商也没有利润。”某一线品牌华南区负责人称,“厂商要求渠道商按比例出货,实则是拿高端机的利润补贴给下乡机型,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

  上游缺货的压力加上下游渠道的抵制,导致类似电脑下乡的各种信息在不少乡镇的获取途径几近为零。

  在一些县级市场,当记者告诉消费者下乡电脑包括了17个品牌300多款型号,不少人很是欣喜。但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乡镇市场的电脑销售店面为数甚少,而在有限的电脑专卖店内,却很难找到被列为下乡的电脑产品。

  记者在肇庆、梅县、惠东等地的调查,亦验证了这一点:在这些县级市场,除了偶见联想、惠普的代理商外,就连戴尔、宏碁对他们来说都甚为陌生。而真正的17个品牌的350多款下乡电脑,在乡镇市场能看到的不超过10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