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网站纷纷效仿

  《金融时报》CEO李尔庭(John Ridding)说,两年前,当其他媒体的高管都认为在互联网取得成功的唯一方法就是免费提供内容时,“我们被看做异类”。

  《金融时报》网站(FT.com)自2002年起便开始对读者收费,并一直坚持这一战略,只仅为吸引读者而对系统进行微小的改进。如今,随着广告市场回暖乏力,以及其他网站纷纷效仿《金融时报》开始收费,李尔庭当年的做法也被证明是对的。

  李尔庭上周表示:“曾几何时,我们在收费领域非常孤独。但是事实证明,单纯依靠广告收入无法维持网络业务的运营。高质量的新闻应当收费。”

  其他出版商也同意这种看法。新闻集团CEO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本月表示,该公司计划对旗下所有新闻网站收费。除了已收费的《华尔街日报》网站(WSJ.com)外,新闻集团还在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拥有众多大型新闻网站。

  《纽约时报》的高管也表示,他们正在考虑对网站进行收费,只是尚未宣布具体计划。这与2007年有着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纽约时报》网站已经拥 有22.7万名付费用户,但由于认为收费将限制网站广告的创收潜力,便取消这一政策。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正在收购《华尔街日报》的默多克也在考虑取消该网 站的收费政策。

  弥补广告收入下滑

  尽管《金融时报》并未失去自信,甚至在广告中声称,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自己的“粉丝”,但这家报纸的确在经济危机中受到了颇沉重的打击。分析师 表示,《金融时报》的广告收入至少出现了20%的同比下滑,但《金融时报》母公司Pearson并未单独列出该报纸的具体财务业绩。

  不过,《金融时报》却通过其他方式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广告收入下滑带来的损失,其中多数都来自于对优质内容的收费。

  《金融时报》网站并未吸引太多的付费用户,其全球付费用户总数为11.7万人,相比于2007年底采用全新网络商业模式之前的10.1万略有提升,但远低于《华尔街日报》100万的付费用户总量。

  然而,《金融时报》网站的盈利能力仍然很强,主要原因在于收费较高。想要访问《金融时报》网站的所有内容,需要交纳299美元的年费,如果还要订阅全年的报纸,则需要再多交100美元。但《华尔街日报》网络版和印刷版的全年订阅费总和仅为140美元。

  李尔庭表示,由于费率提高,《金融时报》的网站订阅费收入过去1年间已经增长了30%。除此之外,《金融时报》还提高了印刷版的收费。

  开发多种模式

  为了通过数字内容获取更多的收入,《金融时报》去年还对通过Factiva和LexisNexis等商业新闻数据库访问其内容的读者加强了限制。用户必须购买特殊的授权才能够读到文章。目前,购买该授权的用户总量约为5万人,其中有600多家企业用户。

  李尔庭说:“这些数据库的注册费并未反映出我们内容的价值,所以我们才会对价格加以控制。”他还表示,此举“大幅提升了收入增长”。

  去年,《金融时报》收购了Money-Media,这是一家专为基金经理提供付费新闻的网站。上周,《金融时报》还收购了养老金商业新闻提供商 MandateWire。《金融时报》还专门为中国投资者提供了在线时事通讯《中国投资参考》(China Confidential),每年收费2500英镑(约合4138美元)。

  英国肯特大学新闻学教授、前《苏格兰人报》编辑蒂姆·拉克斯特(Tim Luckhurst)表示,以《金融时报》为代表的收费网络服务的增长表明,在其他媒体纷纷追随硅谷科技企业大力鼓吹“信息应当免费”时,报纸坚持收费的 决策是正确的。他说:“这证明,专业新闻确实能够创造价值,至少在某一细分领域的确如此。”

  普通新闻也可收费

  对于其他希望向读者收费的网络出版商而言,其中的一大问题在于,除了对工作至关重要的专业化财经信息外,消费者是否愿意为普通新闻付费。部分分 析师对此表示怀疑,但李尔庭认为存在这种可能性。他说:“有时候,我认为周围存在太多的宿命论,所有人都简单地认为普通新闻出版商不可能采取收费策略。我 认为有这种可能,而且很有必要。”

  为了从普通读者那里获得更多的收入,《金融时报》计划对网络业务进行调整。目前,非付费用户每月可以免费阅读10篇《金融时报》网站上的文章。 李尔庭表示,今后该网站还会引入新的付费模式,例如针对单篇文章开发的微型支付模式。《华尔街日报》目前也在考虑这一模式。《金融时报》希望借此保留住那 些通过搜索引擎来到该网站的非常规读者,从而为广告主带来尽量多的受众。

  尽管处于经济下滑时期,广告仍然是新闻网站的重要收入来源。广告巨头WPP的高管罗布·诺斯(Rob Noss)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当读者需要付费才能访问新闻网站时,他们会对广告作何反应。他说:“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为信息付费了,对广告的接受度便会受到影响。”

  面临更多挑战

  并非所有《金融时报》旗下的数字内容都采取收费策略。今年秋天,该公司计划为旗下奢侈品周刊《如何消费》(How to Spend It)推出一个独立的网络版。李尔庭表示,至少在开放初期,该网站将免费。

  由于奢侈品企业、银行和其他广告主纷纷削减开支,《金融时报》的广告收入也大幅下滑。Pearson上月表示,《金融时报》的运营利润上半年同比下滑了40%,营收下滑了13%。

  根据英国发行量审计局(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 in Britain)的数据,《金融时报》印刷版的发行量也出现下滑,该报纸今年6月的发行量同比下滑了7%,仅为41.2万份。

  分析师表示,《金融时报》还将面临《华尔街日报》的新一轮竞争,倘若默多克真能开发出新颖的网站收费模式,这种威胁将更为严重。拉克斯特认为,新闻集团将把《华尔街日报》与旗下其他内容的订阅费一同打包出售。

但李尔庭表示,《金融时报》并不存在其他报纸当前所面临的危机,他说:“这都是因为用户对我们所创造的新闻价值的信赖。我们对当前的发展十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