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魔兽世界》(以下称“《魔兽》”),让沉溺局中的九城和网易都先后着了魔,至今无法自拔。或许正因为此,今年的ChinaJoy高峰论坛(以下简称“论坛”),俨然成了网易CEO丁磊和九城执行总裁陈晓薇直接点破相互恩怨的讲台。这也成为本次论坛最精彩的花絮。

  7月22日上午,作为论坛第一个发言的网游企业代表,依旧休闲打扮的丁磊没有像往年一样聊电影、谈哲学,他表情严肃地抨击目前网游行业的竞争是 “无异于杀鸡取卵的恶性竞争”,并自嘲地说,“在别人看来,网易开发一款游戏很慢,被竞争对手攻击的时候反应也很慢,就连开《魔兽》的速度也很慢。”

  接近中午时分,向来端庄娴雅的陈晓薇才走上演讲台,此时的她明显缺少往日的神采飞扬。在台上,陈晓薇毫不顾忌地当众指责网易与暴雪的合资公司 (暴网公司)涉嫌违规,并且暗示网易在竞争《魔兽》代理权一事上操纵媒体、误导舆论等。《IT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这位昔日的央视女主播由于过于激动, 讲话不时停顿、重复,讲到九城委屈之处时,眼里甚至噙着泪花。

  自从网易和九城因为争夺《魔兽》代理权撕破脸皮后,这是两家公司高层第一次在公共场合相互泄愤。至此,两家公司的暗战变成了明斗。

  九城顽抗到底

  似乎足球才是九城CEO朱骏的主业。

  就在陈晓薇舌战丁磊的时候,他正在上海某电台的足球节目上大侃申花队备战中超联赛的情况。当天下午,朱骏拖着伤脚又出现在申花康桥训练基地。据九城员工说,朱骏现在开着红色跑车偶尔到公司一趟也是来骂人。

  从前,因为事业红火,朱骏潇洒地从球迷一跃成为足球俱乐部的老板。2007年初,他豪掷1.5亿元控股申花俱乐部。朱骏数年前就公开讲过,他花 在足球上的钱只不过相当于每年把2辆法拉利开进黄浦江。但随着《魔兽》易主,今后,不知道朱骏还会不会继续往黄浦江里开法拉利。同期,上海足球圈子内有传 言,他正盘算着以2亿元的价格将申花队转手卖出。

  尽管如此,眼下九城高层中最郁闷的肯定是陈晓薇。一位不愿具名的九城管理人员向《IT时代周刊》透露,7月初,九城对高管的分工进行调整后,陈晓薇虽然续任总裁,但不再直接掌管运营、市场等具体业务,改由朴舜优与何旭东具体负责。

  “晓薇姐这段时间素面朝天,很是憔悴。”另有九城员工这样描述一向光彩照人的陈晓薇。有关她的素容相片此时也在网上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陈晓薇还在论坛上公开称游戏网站多玩网是“网易投资的网站”。陈的言论随即引起多玩网总裁曹津强烈不满,曹申明“多玩网和网易不存在任何资本上的联系”,指责陈晓薇发表没有事实依据的观点,极其不负责任。在业内,多玩网是一家玩家喜爱的游戏资讯网站。

  “现在真没有像样的游戏了,”九城员工开始怀疑起自己效力公司的前途,“《王者世界》、《FIFAOnline》和《名将三国》等,在画面、内容和游戏设置方面都不能满足口味越来越高的玩家,《劲舞团2》更不知何时才能开服。”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九城没有拿得出手的游戏,销售越来越难做,经常被朱骏训斥的九城销售人员有的也有意投奔竞争对手旗下。在失去《魔兽》之初,九城特意在客服部门所在的公司总部二楼打出“九城与你荣辱与共”的条幅,但还是陆续裁掉了300多名《魔兽》客服人员。

  正所谓商场如战场。丁磊在得到《魔兽》代理权后,更是乘胜进击。在他的授意下,身在广州的网易不远千里将《魔兽》运营中心设在了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5号楼内,与九城所在的3号楼仅数步之遥。

  哑巴吃黄连的网易

  “我看到了丁总的愤怒,而且这种愤怒是真实的。”陈晓薇在论坛上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无讽刺,却也道出了网易当前的窘境。

  在4月16日宣布获得《魔兽》未来三年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代理权后,丁磊经过了短暂的兴奋,就再也乐不起来。原因有二:一方面是九城在法律程序上 紧咬暴雪不放;另一方面,网易迟迟不见新闻出版总署(以下简称“版署”)关于《魔兽》的批文。因此,纵有代理权在手,却也无法开服。

  从5月底开始,九城先后四次将暴雪告上法庭。版署在2008年曾规定:为保证我国游戏企业的利益,但凡外资公司与中国公司发生仲裁或诉讼时,与 外资公司相关的游戏产品审批工作一律暂停。因此,九城紧盯暴网公司资质被业内人士看做是蓄意而为,意在拖延《魔兽》开服时间。不过,陈晓薇在论坛上强调, 九城事先了解到诉讼不会影响游戏审批。

  即使九城真是故意在法律上设坎,九城前三次起诉暴雪,最终也因为后者提出管辖权异议而取消开庭。对于即将在8月6日开庭审理的第四次诉讼,有法律人士认为会出现和前三次一样的结局。现在,最让丁磊头疼的还是迟迟不来的审批结果。

  在版署审批过程中会遇到麻烦,这完全出乎丁磊意料。5月22日,网易专门发表声明,称《魔兽》审批流程进展“非常顺利”,同时承诺6月下旬开 服。因为按照我国有关规定,拥有境外著作权的游戏审批要通过文化部、地区新闻出版局、省级新闻出版局和版署四个机构。6月12日,北京新闻出版局确认《魔 兽》已报至版署审批。我国《电子出版物出版管理规定》第二十六条明示,版署自受理出版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电子出版物申请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作出批准或者 不批准的决定;不批准的,应当说明理由。

  7月初,开服依旧没有消息。版署因有业界及公众观点认为自己故意拖延审批流程之事公开表态,声明《魔兽》正在走正常审批流程。版署相关负责人表示,按行政许可规定审批时限为20个工作日,但《魔兽》作为境外游戏,还需文化部进行内容审查,审查时限为60个工作日。

  在向文化部报审60天后,《魔兽》终于7月21日通过内容审批。同一天,版署批准《魔兽》内测,但依然没有发放游戏版号。

  《魔兽》未开服时,网易只是没法赚钱,现在开服了,内测期间不得注册新用户、不得收费,网易同样不能赚钱,而且又多了服务器和客服的开支。开服越多,赔得越多。

  九城一位销售人员称,网易现在每天大约要损失700万元,这还没将维持数据迁移、购置服务器、招聘人员等准备工作的开销包括进去。如果按照这位销售人员的说法计算,网易目前已经损失了2亿元以上。更让网易着急的是,眼下,急切的《魔兽》玩家正逐渐把矛头从九城转向它。

  6月29日,《魔兽》玩家“苍天哥”发帖号召玩家们去攻击网易旗下的《梦幻西游》。当晚,《梦幻西游》七个服务器全部瘫痪。在ChinaJoy 的网易《魔兽》展台,本刊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玩家,他们声称,在《魔兽》停服之际,玩家们有的转向台湾地区代理商开设的服务器,有的转向高仿真的私服“第 九农村”。

  网易在《魔兽》内测公告中称,“将在获得政府的批准后宣布游戏正式运营的时间”,但一份网上调查显示,有五成玩家认为最让人期待的《魔兽世界· 巫妖王之怒》年内运营无望。对此,有玩家直言:“九城代理的版本本就落后,现在一个审批竟然用了两个月,算起来比欧美的版本落后了近一年,不想再玩儿 了。”

  “网易就等着退卡吧。”朱骏3个月前狠狠仍下的一句话,难道果真要应验?

  游戏之外的猜想

  网易最大的不幸,或许是在获得《魔兽》代理权之后,文化部和版署相继出台新规。

  4月27日,文化部发布《文化部办公厅关于规范进口网络游戏产品内容审查申报工作的公告》,其中规定,“进口网游如果变更运营企业,原进口批准 文号自动撤销,由新运营企业重新向文化部报审。”7月1日,版署发布《关于加强对进口网络游戏审批管理的通知》,规定“任何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进口网络游 戏作品,未经新闻出版总署审查批准,一律不得在境内提供出版运营服务”,并声明自己是“唯一经国务院授权负责境外著作权人授权的进口网络游戏的审批部 门”。

  文化部的新规意味着《魔兽》易手网易后,必须重新报审;版署的新规则意味着,它掌握着《魔兽》能否顺利运营的生杀大权。

  《魔兽》之前尚未在大陆运营的版本《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在ChinaJoy展出后,文化部旋即出面声明,通过内容审批的是《魔兽世界·燃烧的远征》,尚未收到《魔兽世界·巫妖王之怒》的报审材料。而后者才是《魔兽》玩家的期望所在。

  陈晓薇在论坛上公开揭露,九城在几大网站的退款公告被摘掉后,对方均回应是按照版署要求而为,而版署坚决否认了这种说法,并且对九城的做法给予肯定。不过,据业内人士私下透露,九城和版署相关官员私交甚笃。

  “一款正在运营中的游戏换了代理商之后,却出现了很多额外的事情和说法,这太怪了!太不可思议了!”互联网独立观察家谢文一语道出旁观者的集体感受。

  眼下,陈晓薇说自己正在对政府调查暴网公司违规行为的结果“拭目以待”,而外界在感叹游戏行业的“水太深”之余,也在对最后的结果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