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黑网吧 未成年人引路

  本月初,本报接到住在武昌三角路一带的多位家长的反映,他们下班回家时经常见不到孩子的身影,等孩子回家后,根据其衣服上散发的香烟味儿才想到:“孩子肯定又去黑网吧了。”

  7月31日下午4时许,武昌三角路村,记者四下打听黑网吧,居民和路人多称不知道。

  考虑到网吧可能与电脑耗材店有生意往来,记者在阳逻湾附近的一家电脑耗材店,找到店老板询问,想找个便宜的网吧上网,但不知道附近最近的黑网吧在哪?

  老板打量了一下记者,才说:“以前附近有3家,现在要么被查了,要么自己关了门,害得我的生意比以前差了许多。你可以去问一下周围的小孩子,他们可能晓得还有一两家。”

  在三角路建材市场内一间游戏机室看到3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记者上前询问。“我晓得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还有一家。”一名模样伶俐的小男孩回答后,表示愿带记者前往。记者被带到了友谊大道旁边的一条小巷,小男孩指着一栋挂着布帘的民房说:“那就是了。”

  当晚7时许,记者进入这家黑网吧。里面空气污浊,光线暗淡,在总面积约60平方米的两间房内,摆放着34台电脑,窄小的过道仅容一人通过。有三四个小男孩正在玩着游戏。记者在网吧里查找了半天,没有看到任何本应公示的证照。

  门口,一名40来岁的中年男子坐在“收银台”前。中年男子告诉记者,上网每小时1.5元,交10块钱押金,直接选好位子报下台号就行。他没有要求查看记者的身份证件。

  记者在靠近里侧的29号位置坐下后,发现左手边一名年轻小伙正在浏览黄色网页,他的旁边一名正在打游戏的小男孩受到吸引,停下游戏跟着看起来。记者随后也打开电脑,发现在电脑桌面的《后备电影》文件夹中,存有大量色情电影。

  门前重重暗哨 室内有监控

  8月1日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湖北大学学院路的城中村一带寻找黑网吧。按照老方法,记者向路边的两个小孩打听,其中一个自称是6年级的小孩说:“这一带至少有10家,都在巷子深处,你找不到的。门都是从里边锁着,要进去得敲门。”在记者再三要求下,小孩答应带记者去他经常去玩的两家。

  十来分钟,在小男孩的带领下,记者被带至三角路村5队的一个巷子尽头,小男孩指着两侧相对的四个紧闭的铁门说:“这里面都是,一共4家,平时我都来过,但今天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记者注意到,在一扇铁门外坐着三个在乘凉的妇女。记者敲门时,其中一人在打量记者一会儿后,站起身来再次敲了敲她身后的铁门。门被打开后,记者发现里边是两间小房,借寻找空位的机会,记者走了一圈后发现,没有任何许可证,两间房共有55台电脑密集地靠墙摆放着,每台电脑都有人使用,其中大部分为中小学生模样,过道上还站着5个小孩。孩子们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暴力的游戏画面,喊杀声骂声不绝入耳。“今天周末,平时上班的人也来了很多,你前面还有4人候台子,等他们上了就到你了。”见记者打算离开,一名看上去像老板的妇女如是说。很快,有3个小孩先后要求下机,但被该妇女要求等一下。

  女老板看了看门边的小型监视器,打了一个电话,并小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她才迅速打开门,催促这几个孩子离开。记者瞟了一眼,发现监视器上的画面正是门外的巷子和学院路。随后,记者以不想等为由离开。

  刚一出门,记者见对面一铁门里出来两个小孩,乘着门还没关,记者抢先进入。这家与刚才那家几乎一样的格局和规模,玩的人也是一样的多。在一个角落里,一年轻男子正专注地看着一部色情黄色电影,全然不顾旁边坐着一个小孩。之后,记者同样以没有空位为由离开。

  6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学院路四家黑网吧聚集处。正当记者敲门时,巷子口有一妇女突然大声喝斥:“没开门!”“其他3家也没开吗?”“没有。”记者感到奇怪。此时,记者身后一栋民房的铁门突然打开,两个小男孩走了出来,记者趁机闯了进去。

  很快,记者感到气氛不对,这次上网的人明显少了许多,老板的表情也异常紧张。为避免被怀疑,记者很快选定里面的位置坐下,并打开了QQ。等待登录时,记者迅速向门口瞟了一眼,结果发现收银台处有个人正盯着自己。记者打开游戏界面,但此人仍未将视线从记者身上转移,特别是当记者接电话或移动身子时,此人便会有意靠近记者。

  想起上次曾看到有人明目张胆地浏览一些色情电影,于是查找后,发现了一个命名为激情电影的文件夹,但点击后,对话框却显示路径错误。“嘀嘀嘀……”记者突然听到一种刺耳的警报声,环顾四周,发现上网的人不为所动,唯有收银台的男子迅速起身,只见他立即关掉“轰轰”响的大风扇,接着又将门上方的窗户关紧。“老板,下机。”记者想查看发生何事,结果收银台男子低声说:“等一下。”记者看到该男子身边的监视器画面上,一名中年男子走过门前的巷子。待此人在屏幕中消失后,记者才被放行。出门后,记者向学院路走去,回头时,竟看到黑网吧门口站有两个妇女“目送”记者,回过头后,发现前方竟还有一个老汉也盯着记者张望。记者走到他身边时,笑着问道:“有人检查吗,搞得这么紧张?”只见老汉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走出巷子后,记者发现学院路上果然有一辆工商执法车。

  记者发现的6家黑网吧被关

  暗访中,记者找到了汉口、武昌6家黑网吧。在暗访的同时,记者也配合相关部门对这6家黑网吧进行了查处。

  5日下午,记者暗访汉口常青一路的黑网吧后,立即拨通110报警。随后,公安工商部门迅速出动,依法对黑网吧进行了查封,对网吧老板进行了处理。

  7日上午,武昌市工商局、电信部门及公安干警组成联合执法小组,对记者反映的另外5家黑网吧进行了查处,收缴了大量电脑,并对这5家黑网吧的网线采取了“断网”。

  记者从武汉市工商局投诉举报中心获悉,今年以来到7月底,工商部门已受理黑网吧案件546起。今年展开有奖举报活动以来,平均每周查处65起,较往年同期每周170余起有较大下降。

  胡艺主任介绍,一直以来,工商部门对于黑网吧是采取发现一个坚持打掉一个的态度。今年,工商部门公布了17个举报电话,并开展了大量宣传动员活动。

  采访中,胡艺主任同时还传达了近期将对黑网吧进行集中整治的好信息。胡艺介绍,为纪念新中国成立60周年,武汉市文化市场开展了文化专项整治——百日行动,对文化市场范围内包括娱乐场所、音像等的整治工作,其中以网吧整治为重点。百日行动是从今年6月20日至国庆期间的行动。百日行动期间,执法部门周末几乎不休息。目前,“百日行动”已进入第三个阶段,即对于网吧进行集中整治阶段,预计全面铺开在8月初到9月中旬。

  黑网吧为何打而不绝探因

  暗访中,记者发现黑网吧防止打击查处的手段四种新动向。

  一、规模变小,“化整为零”。黑网吧的电脑一般在10台至30台之间,有时业主还分散经营,以“减少经营风险”。

  二、想方设法反侦查。有的黑网吧在门口安装摄像头望风,有的派人在周围看守动静,有的以狼狗挡道,有的开通多个出口撤退。

  三、选址费尽心机。有的黑网吧隐藏在民房内,通常以“不得擅自进入私宅检查为由”,拒绝执法人员入内。

  四、与执法人员打时间差。执法人员上班时,黑网吧业主“下班”;执法人员下班后,黑网吧业主“上班”,打时间差,逃避检查。

  对黑网吧不断出现,武汉市工商局投诉举报中心胡艺主任以“防不胜防”四个字来概括。他认为这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正规网吧管理比较紧,未成年人上网有潜在的市场需求。目前,武汉市已经停止审批新的网吧,全市网吧动态保有量为1600余家。由于开设新的网吧比较困难,正规网吧接纳未成年人查处严格,风险较大;一些无证经营的黑网吧偷偷出现,大量接纳未成年人上网。

  二是黑网吧开办成本低。这些黑网吧主要购置二手电脑,一般10-20台,接一根网线就可以经营,一两个月就能收回投资成本,即使被举报发现收缴全部电脑,但由于罚款偏轻,难以震慑顶风者。

  三是黑网吧隐蔽性强,主要藏身居民楼内,难以查处取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