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偷过菜?”王骏睁大着眼睛看着记者。

  自称城市白领的王骏最近几个月成了勤勤恳恳的“菜农”:种菜、收菜,还不时把朋友的菜往自己家里偷。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在现实中,而是在网络上。

  如同半年前几乎每个SNS平台都争相推出“停车大战”和“买卖奴隶”一样,现在一款名叫《开心农场》的游戏在虚拟世界风靡一时。大家可以在游戏中的农场种菜种花,享受乡间的情趣,当然还有偷的乐趣。

  “偷菜要半夜偷。”王骏颇有心得地说,那时候上线的人少,一次可以把几家的都给偷走。第二天一上班,同事们打开电脑那一刻,就常会响起集体抱怨声,“王骏又把我们的菜偷走了”。

  《开心农场》有多火?

  7月28日,在搜狐的博客训练营上,一位游戏开发者打了一个比方,“在游戏行业,《魔兽世界》如雷贯耳,而《开心农场》的日活跃用户超过了三个《魔兽世界》。”

  俘获无数白领的同时,它也把自己搬上了各大SNS平台的游戏榜首位置。一群年轻的创业者在半年内借助这款游戏,从无名小卒走向了行业巅峰。如果说人类的半年相当于上帝的五分钟,那么在这五分钟内已经出现了奇迹。这群用自己的源代码书写奇迹的80后,把自己的产品冠以“五分钟”的品牌。不过,据他们说,如此取名的原因在于,这类SNS游戏是让用户利用闲散的五分钟时间来玩的,以与需要耗费玩家大量时间的杀怪类游戏区别开来。

  《魔兽》的三倍

  “《开心农场》已经成为被抄袭最多的游戏,不仅在国内,在海外被抄袭的比国内还多。”该游戏的开发方上海你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COO徐城向记者表示。

  在“五分钟”版《开心农场》之外,热酷传媒推出了《阳光牧场》,智明星通推出了《开心农民》。此外,没有对外开放平台的开心网上也推出了自己的《开心花园》。

  不同版本的《开心农场》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山寨军团,摧枯拉朽般横扫着整个SNS开放平台。

  在开心网上,《开心花园》是整个平台上人气最旺的游戏,其访问量已经接近第二名的两倍。在开放平台51.com上,最受欢迎的四款产品中竟然有三款是《开心农场》及其山寨版。

  “在校内网上,开心农场也牢牢占据着第一位。”SNS应用咨询服务商智远畅想CEO任自立对记者说。根据智远畅想网站AppLeap的统计,《开心农场》的日活跃用户数达到了368万人,而《阳光牧场》在校内网居第二位,第三到五位分别是《开心农民》、《开心鱼塘》、《开心水族箱》。

  “QQ也给《开心农场》带来了大量的用户。”任自立向记者表示,目前QQ社区给五分钟带来的日访问用户数已经上千万,“由于QQ用户有使用Q币的习惯,在将来能够给五分钟带去不少的收入”。

  此外,《开心农场》在SNS网站鼻祖Facebook上线两个月,就获得了70万日在线用户,虽然数量不多,但是这些用户的含金量却非常之高,据称贡献了目前五分钟30%-40%的收入。

  数以千万计的用户为什么会对一款简单的游戏如此痴迷?王骏的回答是:第一,像他这样的白领虽然渴望在乡间拥有一片蓝天一块菜地,却永远成不了现实,只能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满足;第二,偷菜充满了成就感。

  “很多人深更半夜爬起来上网偷菜,休息不好。可是如果不起来,又害怕别人把自家的菜偷走。”开心网媒介负责人苑丽萍向记者透露,由于怕用户深夜游戏影响生活,开心网只得对游戏进行升级,禁止夜间偷菜。

  但麻烦并没有结束,像王骏这样夜猫子型的网友们随即表示了反对,声称深更半夜不偷菜就少了游戏的乐趣。于是开心网再次修改规则,允许用户自己选择是否能在半夜偷菜,但机会是对等的。“如果你不允许别人在夜里偷你的菜,你也不能去偷别人的。”苑丽萍说。

  向Facebook收钱

  “如果你想采访我,我会拒绝。但如果你想报道这个行业,让更多的人了解开放平台开发者,那么我不拒绝以五分钟作为例子。”7月28日,对于记者溯源五分钟的请求,徐城如此回应。

  一直以来,业界只知五分钟,甚少了解开发出这款游戏的幕后团队。

  2006年,从华东理工大学信息学院毕业的徐城和郜韶飞获得了上海市大学生创业基金,成立了上海你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开始了创业历程,分别担任公司的COO和CEO。他们的第一个产品是网络收藏夹,此后还做过网站外包。

  “如果说,最初我们的确有积累,就是外包给我们做开发积累了经验。”徐城说。

  2008年,随着国内SNS应用的兴起,特别是校内、51.com为代表的SNS网站推出开放平台,允许外部的开发者做应用程序和游戏放在平台上赚钱,一批看到了机会的公司开始做国内市场。五分钟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放弃了外包,从2008年6月开始,开发自己的游戏。

  默默无闻的五分钟一开始并没有优势。在推出《开心农场》前,五分钟已经做过三款产品,分别是《疯狂王后》(棋牌类)、《爱拼才会赢》(拼图类)、《赛车总动员》。

  这三款游戏并没有流行起来。“虽然没有流行,但这几款游戏都是原创的。”徐城表示,与其他公司一开始就乐于从国外抄袭创意相比,五分钟从一开始就坚持原创。

  五分钟的开发团队认为,SNS游戏为用户提供的是一个休闲和社交的平台,其中需要突出的是关系、情感等因素,而不纯粹是暴力、金钱的比拼。

  2008年底,《开心农场》率先在校内网上线,并一路走红至今。随着公司的声名鹊起,五分钟COO徐城也成为了大忙人,他的工作包括接待海外来的潜在合作伙伴,在国内寻找实力强劲的开发团队合作,以及考虑开辟海外市场问题。目前,五分钟已经在美国设立办事处,“负责向Facebook收钱”。

  被解放的开发者

  尽管徐城不愿意向记者透露五分钟的营收数据,但据多位业内人士分析,仅靠《开心农场》一款产品,五分钟的月收入估计就能达到三百万元左右。

  “这实际上形成了一种新的模式。”资深SNS应用开发者李大维认为,以前的互联网公司必须靠风险投资的大投入,通过烧钱吸引用户,才有可能成长起来。然而,像五分钟这样的开发公司却证明,只需要很少的资金加上创意,借助开放平台的大量用户和病毒式的传播,就可以迅速取得成功。

  “技术对于资本的依赖减小了,开发者被解放了出来。”李大维说。

  以五分钟为例,其只需要承担人力成本和基本的公司运营成本,省去了广告、营销等方面的支出,带宽和服务器支出也很小。开发出产品来,只需要挂在校内等平台上,就可以借助这些平台的用户来检验产品了。“如果产品成功,则获得高额回报;如果失败,则损失不大。” 李大维说。

  五分钟的主要营收方式并非是互联网传统的广告方式,而是靠卖道具。

  在这种模式中,用户玩游戏是免费的,但是对于一些高级玩家而言,希望获得比别人更多的优势,就可以借助平台方提供的小额支付方式,购买化肥等道具。这些购买道具的钱将在平台方和五分钟之间进行五五分成。

  一位资深开发者说,五分钟故事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一个无名小卒一夜成名的故事,而且,“这是第一次,国内的开发者完全利用自己的创意和技术与国外竞争,并且不落下风”。

  相关

  五分钟能火多久?

  一家欢喜几家愁。在五分钟崛起的同时,此前一些风靡一时的SNS应用相应陷入了低迷。

  “这是一个快速转变的行业。”一位开发者向记者表示,在SNS领域,即便是一款经典游戏也有很快过时,如果新游戏没有跟上,企业的营收会迅速走低。

  曾经的领头羊奇矩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就碰到了这样的低迷时期。在半年前的版图上,奇矩互动依靠“同居时代”等游戏是业界最耀眼的明星,而现在,其CEO陈书艺则不停向记者表达着错失机会的悔恨,“我们的失误在于没有抓住从网页游戏向图形化的Flash游戏转化的机会”。

  在营收模式方面,五分钟与奇矩互动也毫不雷同。由于之前与广告商接触较少,五分钟冲出了一条依靠出卖道具获得收入的模式。而陈书艺则告诉记者,奇矩互动仍然靠广告来取得收入,并与广告商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与奇矩互动齐名的是上海掌心科技,在五分钟尚处于探索阶段的时候,其就率先通过《反恐大作战》、《男女本色》等游戏成名江湖。然而到今日,掌心科技也走入了低迷。

  另一家早期开发商则通过迅速模仿保留在了第一阵营。在五分钟推出了《开心农场》之后,热酷网迅速推出了《阳光牧场》,种菜变成了养牲畜,由此稳住了阵脚。

  按照这个逻辑追问下去,五分钟又能火多久?

  当然,比追问这个问题的答案更加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充满激情、善于分享的群体。

  7月28日,记者随徐城参观了太能沃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家由北大研究生毕业的倪海宇参与创办的开发团队,当场为大家演示了自己的作品,这些完全凭兴趣和激情开发出来的产品,其创意、美工均堪称一流,来访的人们都禁不住发出赞许和惊叹。

  “在任何其他的行业内,都不可能看到这样的景象:竞争对手们纷纷把自己最核心的策划和产品亮出来,一起研讨。然而对于这个年轻的行业来说,竞争对手就是朋友。”李大维骄傲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