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E(Long 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项目是3G的演进,LTE并非人们普遍误解的4G技术,而是3G与4G技术之间的一个过渡,是3.9G的全球标准,它改进并增强了3G的空中接入技术,采用OFDM和MIMO作为其无线网络演进的唯一标准。在20MHz频谱带宽下能够提供下行100Mbit/s与上行50Mbit/s的峰值速率。改善了小区边缘用户的性能,提高小区容量和降低系统延迟。

  LTE在20MHz频谱带宽上,LTE能够提供下行100Mbps、上行50Mbps的峰值速率, 达到与固定接入技术的水平。目前的3G视频电话,图像模糊不清,而且图像会随着手的晃动出现模糊现象,但到4G时,这些问题将迎刃而解。此外, 在4G无线网络上,可以轻松实现目前有线宽带上的各种应用。

  标准之争LTE胜局已定

  LTE已经是全世界事实上最主流的4G技术的走向。这项由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华为等巨头开发的技术,已经获得世界上主要电信设备商的支持,包括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和拥有CDMA核心专利的高通公司。

  就在中国启动3G的时候,国外多家运营商已经开始建设LTE商用网络。 TeliaSonera选择了爱立信和华为在欧洲部署全球首个LTE商用网络,美国的AT&T和Verizon两大运营商也在加紧招标建设LTE 网络。根据ABIResearch数据,目前全球已有18家运营商宣布了LTE部署计划,其中多数将正式商用的时间安排在了2011年-2012年之间。

  在2G时代分道扬镳、在3G时代分崩离析的移动通信技术,将有望在4G时代回归融合。对于我国用户而言,中国移动的TD-SCDMA、中国联通的WCDMA、中国电信的CDMAEV-DO预计最终都会演进到LTE。

  工信部:LTE—3G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

  在2009中国通信技术年会(第三届)上,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研究院副院长曹淑敏明确表示:下一代移动通信标准为LTE。以下是对其发言的简单解读:

  利好消息首先是08年国际WiMAX的发展不尽人意,而LTE的优势逐渐显现;其次整个2G和3G在全球的规模不断扩大,在规模上发展需要新技术的支持。

  不利消息是LTE的成熟时间还很难确定。除了技术标准的不成熟,还有技术厂家的推动不足,以及市场推动力(市场竞争)不足等问题, 而推动新技术发展的关键正在于市场需求的激发。在中国3G的产业链和市场都刚刚起步,LTE的发展日程表也就更加的难以确定。

  工信部已经成立了TD-LTE工作组,并制定了TD-LTE演进试验的工作计划。目前,TD-LTE已开始进行外场测试。按照国家TD-LTE工作组的测试计划,第一步是室内测试;第二阶段是外场测试;第三阶段是大规模的外场测试。由于LTE的部署需要占用新的无线频谱资源,因此它的建网运营肯定要国家发放经营许可牌照,并分配相应的频谱资源。

  中国移动欲“赢在未来”—— 明修TD,暗战LTE!

  中国移动研究院院长黄小庆则透露,中国移动未来60%的投资都将用于LTE,中移动明确向TD设备供应商要求,要求二期TD设备全部支持向LTE的平滑演进。而近期中移动将上海、广州等地不支持向LTE平滑过渡的TD-SCDMA设备都做了替换。也证实了这一点。

  由于在3G时代中国移动并不具备优势,中移动把目光和希望更多的放在了4G时代, “由中移动主导的TD标准才发展几年,相比于已经发展多年的 WCDMA、以及CDMA2000两个3G标准而言,TD整个产业链还很不成熟,整个产业链的成熟由中移动一家推进也不现实,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投资。 ”

  中移动目前3G发展的状况:

  到2009年5月底,公司拥有74.6万TD网络用户。在2009年前5个月中,中移动用户数从4.57亿增加至4.88亿,增幅达6.7%。而TD-SCDMA用户只占增加总数的2.4%。这与中移动计划年底前发展1000万TD用户的目标相去甚远。从09年4月至今3G上网本正式上市已经有三个月了,表面上“上网本热”正处于急剧升温中,而实际上上网卡的销售却非常的不理想,仅完成预期目标的10%左右;上网本发展不理想的原因可参考华澜《视野》第六期:3G上网本销售遭遇五大尴尬及对策。

  三家电信运营商今年1月份才拿到3G牌照,但4G的布局已经纳入规划进程。其他3G标准相比,TD最大的困难在于成熟度。欧洲、日本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建立了3G网络,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解决任何网络早期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TD同样需要这样一个完善成熟的过程,但中国移动没有时间去等它自然成熟,因为我们是一个竞争的市场,市场不会等你,我们只能主动加快它的成熟。

  在这方面,政府给予了很大支持,比如我们已经与大部分省份签订合作协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明确对TD的支持,同时中移动也投入大量资源全力发展TD,而TD的下一代演进也在工信部的组织下有条不紊地展开。

  近日,中国移动在湖北武汉用户体验中心悄然开展4G的限时体验活动。而明年5月,上海世博会园区将启动国内首个4G网络的试商用,也证实了中移动已经提前布局LTE,暗战4G网络。

  LTE的国际速度:

  一、日本发放4个3.9G LTE牌照

  2009年5月7日日本总务省发放了4个LTE牌照。日本几大移动运营商NTT Docomo、软库、KDDI和e-Mobile公司没有悬念地都获得了LTE牌照。

  相关背景:从2001年在世界上领先开通3G业务的日本,3G的普及率己超过90%,移动通信的用户数目已达1亿。然而目前日本在3G上采用两个标准,NTT Docomo、软库和e-Mobile公司采用的是WCDMA,KDDI则采用了CDMA2000。通过推行LTE,与采用多种标准、群雄割据的3G时代不同,日本在以无线宽带为标志的4G时代将采用业界统一的LTE标准,这将有助于LTE的迅逐普及。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日本总务省发布了4个LTE牌照,日本三大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软库、KDDI和新兴的通信运营商e-Mobile公司都可公平地获得开展LTE的频段。

  二、Verizon升级”准4G” 美国3城市已试验

  北京时间4月22日,Verizon发布了其最新的产品技术说明,这将用于其LTE(Long Term Evolution)无线网络。Verizon公司称,2010年2月将提供LTE商用服务,目前已经在明尼阿波利斯、哥伦布和新泽西进行过简单的LTE地区试验。

  三、西班牙电信:LTE视频通话已通过测试

  西班牙主导运营商西班牙电信公司2009年4月初宣布,已经成功打通了利用LTE实体网络传输的第一个语音呼叫及视频呼叫。西班牙电信计划年中开始在国内逐步推出HSPA+网络,可支持的最高下行速率为21Mbps。

  相关背景:西班牙电信的3G网络已经覆盖了西班牙90%的人口,而该公司的HSDPA和HSUPA网络的覆盖率在今年年底也将分别达到85%和50%。

  四、瑞典合作竞争建设LTE网络

  瑞典两个相互竞争的运营商Tele2 AB和Telenor ASA在2009年4月宣布,它们将联手建立一个LTE网络。两家运营商将共享LTE频谱,并建立一个新的合资公司,名字为Net4 Mobility。瑞典的另一个电信运营商TeliaSonera计划首先在瑞典和挪威地区推广LTE网络;瑞典从今年开始将在一些主要城市部署LTE网络,预计2010年底推出商业服务。据Palmstierna估计,在2013年,运营商将能够关闭其GSM网络,届时,LTE的网络预计将完成99%的人口覆盖率。

  迄今,Verizon无线、TeliaSonera、NTT DoCoMo和KDDI等公司都公开表示要在2010年商用LTE。而AT&T、德国电信、法国电信、韩国电信、SK电讯等也纷纷加入了LTE大军。

  中移动暗战LTE —最大的挑战:时间

  提前对未来技术的布局,时间和政策的不确定因素是最大的风险,例如:2005年中国移动曾经在全国范围内建设WCDMA的测试网,其规模不亚于现在的TD二期;然而中移动最终获得了TD的牌照,从现在来看政策上工业及信息化部已经明确表态LTE是3G未来发展的必经之路,那么中国移动提前布局“LTE”的最大的挑战就在于时间因素。

  通信行业时间风险的典型案例—摩托罗拉的“铱星”计划:“铱星”系统从1987年开始建设,到星系统始于1987年,历时11年,98年建成,先后发射66颗低轨通信卫星,是全球最大的无线通讯系统, 每年仅维护费就需几亿美圆;定位“贵族科技”,手机每部价格高达3000美圆,通话费每分钟3-5美圆,预计盈亏平衡点是65万用户 开业两季度只发展了1万用户(而预期仅在中国市场初期规模就应达到10万),亏损达10亿美圆,破产前总共发展到2万用户,运营不到1年即在纳斯达克“停牌” 2000年3月18日,投资50多亿美圆的66颗低轨卫星引爆,其失败的核心原因在于对技术发展的预测和前瞻出现了重大失误。铱星系统从提出方案到建成花了10年多的时间,铱星系统未能正确地预测未来的移动通讯技术发展趋势是其最大的失败所在。铱星系统在提出方案设想时,根据当时的通讯业发展情况,认定自己会有很多的公务用户。孰料经过10年的发展,移动通讯市场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地面移动通讯技术实现了由模拟式到数字化的跨越,价格相对低廉,最终,铱星“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市场,投入了错误的产品”中陨落,通信产业必须要有正确的市场定位和高的效费比,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取胜。

  根据国际LTE发展现状及相关背景,华澜从各个维度来预测中国3.9G标准LTE的牌照发放时间,从而可预估中移动“暗战”LTE的风险大小。

  从经济发展发展来预估:要求中国人均GDP达到日本,现中国人均GDP为日本人均GDP的十分之一左右,按现在每年8%的GDP增长速度,需要30年的时间。而如果中国每年以13%的增长速度则需要19年,综合中国国情及中国高速的发展因素,那么这个时间预测为15年左右。

  从网络覆盖、3G技术充分成熟来预估:3G网络的覆盖在90%以上并得到良好的优化,和一定的技术成熟度;中移动预计在2011年内TD覆盖到100%,中国电信CDMA2000已经覆盖超过90%;中国联通也计划在两年内完成WCDMA网络的覆盖,因此从网络覆盖和技术成熟度来看5-7年即可达到网络及技术要求。

  从历史时间及其他国家时间表对比上来预估:2G到3G的时间为15年左右,3G到4G的时间预算为其一半,而国外的LTE时间表也大约在3G拍照发放之后的8-10年。

  从投资回报来看:4G的开始条件必须是,3G市场已经得到较充分的发展,3G网络已基本完成其投资回报期。虽然GSM网络的投资回报周期较短,然后随着资费不断下调,利润不断降低,现在来谈3G的投资回报周期尚过早,因为现在还处于网络覆盖建设周期,3年后3G网络建设完成,而市场的成熟至少还需要2-3年的时间,而运营商的回报周期是在成熟期之后,积累了大量的用户之后才能获得,因此从投资回报来看这个时间至少是7—9年。

  从3G的用户规模要求来预估:80%—90%的用户使用3G网络和3G服务。用户对3G服务和业务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现在中移动这一比率不到3%,而且大部分是测试终端和赠送的,真正的用户就更少了,在中国达到80%—90%的用户使用3G网络和3G服务不是很现实,地区差距巨大,现在2G的普及率也不过60%,就非常的乐观的以中国2G的覆盖时间的一半来预估,那么这个时间是7-8年时间。

  从应用的业务来预估:技术创新的前提是 3G应用已经无法以内容、附加功能和服务来提升客户满意度了,3G业务已经不能满足用户需求,需要引发以技术创新的产品创新。从现在来看3G的产品主要还是2.5G产品的升级产品,还处于产品的研发阶段,是3G产品的第一阶段,那么第二阶段属于互联网迁移阶段;第三阶段属于3G业务创新及行业深入应用阶段;当然这些阶段不是串行的,更可能是并行的,那么我们预测网络成熟3年,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产品3年,第三阶段5年,那么最快的时间是6-8年。

  综上所述,催熟LTE的基本条件应该在6-10年内,和移动期待的2-3年相去甚远,但是由于LTE需要新的频谱资源作为支持,其中最大的风险在于LTE的牌照发放过于晚,或者接近4G牌照时间,那么中国移动提前布局LTE就失去意义。另一个风险是技术的升级换代,由于LTE也不是非常成熟的技术,在6-10年内很有可能技术标准会或多或少的发生变化,就会导致其设备和协议的调整,那么中移动过早的投入有可能还未创造经济价值就直接打了水漂。此外最后一个风险就是TD的不成熟,不是中国移动短时间能够解决的问题,因此催熟LTE的时间越晚,中国移动在3G阶段的客户流失就越严重。

  中移动“暗战”LTE —技术优势将是最大的机遇

  技术优势:目前的2G和3G技术并不能够完全满足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带宽需求。虽然,HSPA技术对移动互联网市场起到了孵化作用,但还是有所差距。而LTE无论是从高速率、灵活的配制还是扁平化的IP网络方面,确实具有很好的能力支撑未来的移动互联网的发展,LTE将大大降低每比特的成本,为移动互联网的经济效益提供了重要的经济基础。LTE的全球规模效应和扁平化的网络架构,使得它的建设、运营和管理成本得以降低。

  4G时间表大大缩短的优势:提前布局以及和现有TD网络的平滑过渡,可以使得中移动在3G到4G阶段在网络建设和覆盖上只要做软件和部分的硬件升级即可,那么在整个的4G时代中移动将占得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