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5人的反盗版维权团队年收入近千万,这对于许多人来说简直是个神话。不过,李智勇让神话变成了现实。作为职业反盗版第一人,李智勇团队的成功让更多人想跻身进入职业反盗版这个队伍,其中甚至还有盗版最严重的网吧。

  许多人不免质疑:这样的队伍如何净化盗版市场?这些进入职业反盗版领域的网吧是否是在利用反盗版打击其他网吧?职业反盗版背后的利益链到底怎样?

  一个“非典型”的千万富翁

  网吧是反盗版无尽的金矿

  湖南临湘一个小村庄出了个名人李智勇。只有初中文化、年仅27岁的他这几年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央视的访问更是让李智勇一下子成了影视版权维权行动行业的名人。

  乡亲们纷纷向他竖起大拇指:“在深圳当老板?长出息了!”不过,每当介绍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时,李智勇都要解释半天,乡亲们只知道,李智勇是干着与电影电视剧有关的事情。当打工仔时,李智勇干的是这个事儿,现在当老板了,李智勇还是在干这个事儿。他能自己单独组建一个团队,还得感谢老东家网尚。

  网尚是一家数字影像版权发行企业。2007年,李智勇负责网尚在深圳地区的维权业务,他当时只不过是网尚的一个法务专员。法务专员的主要责任就是每天以普通人的身份带着摄像机进酒店、逛网吧,找有没有侵犯网尚所拥有版权的影片,如果发现有,法务专员就通过工具把这些证据保留下来,拿到公证机关去公证并把公证书交给网尚,追究网吧或酒店的法律责任。

  法务专员这个职位非常辛苦,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每次去一个城市就要待上一个月,跑百十来家网吧。而法务专员的主要任务就是搜集这些网吧侵犯影视版权的证据。法务专员对于影视版权公司来说非常重要。某些影视版权发行公司,法务专员的人数就占该公司员工总数的1/3。

  当时,李智勇一次性对深圳播放盗版节目的80多家网吧集中取证。没想到,还没打官司,绝大多数网吧就先找到李智勇要求和解。李智勇顺利获得收益200万元。其实,当时李智勇的月薪并不少,每个月可达8000元左右。不过,这件事后,经过一番权衡,李智勇决定辞职下海。

  李智勇向网尚缴纳了200万元保证金,从而获得了网尚节目在广东地区的维权资格。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80家收益200万元,我今年一次性向600家网吧进行维权,这个收入你都能算出来是多少。1000万元是个保守的数字。”

  目前,李智勇旗下有好几路人马,其合作者包括律师、公证等多个团队。

  网吧是反盗版无尽的金矿

  李智勇的成功或多或少会让其他法务专员心动。实际上,对于法务专员来说,即便是和李智勇合作,按取证案的数量提成,也会比现在拿的工资挣得多。但以承包代理维权“一跃龙门”并非人人都有这个能力,最起码的条件是,一旦维权行为成为某种程度的市场行为,那么首先这个市场必须能有钱赚。

  如果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影视市场,很多人可能并不相信。确实,从市场规模上来看,中国影视市场在国际上根本排不上号。但在这可怜的数字之下却涌动着一个庞大灰色地带。以盗版DVD及新兴网吧互联网为基础的盗版视频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所以,网尚方面一直认为,职业反盗版这个现象将成为一个产业,并有着足够的市场。

  李智勇以他所在的广东省为例:“这个地方外来人口多,经济一不景气,那些打工仔就没地方去,又不甘心回家,为了打发时间就只好去上网。这边的网吧老板很赚钱,靠什么赚?就是网游和视频,视频基本上都是盗版的。”

  李智勇透露,他的维权工作进展顺利。“我们已经取证完了600家网吧侵犯视频版权的证据,发出了大约140份律师函。每天都会接到七八个要求和解的电话。”李智勇对记者表示,“和解还是比较划算的,立刻要求和解的就掏5万元,要是等到收到法院传票再要求和解,掏的费用肯定要比5万元高”。不过,李智勇拒绝透露后期和解的具体价码。

  “对这些老板,你一吓唬他、起诉他,他就准备和你和解了。因为他们赚个几十万,不在乎交出几万元和解。”对于自己一般只采取发律师函“吓唬”网吧老板,李智勇解释:“你可能会觉得我有点胁迫的味道,但是不这么做他们(网吧老板)就没有版权意识。当然也有不和解的,上法庭一告一个准。一部片子赔三五万。判下来,接着告第二部,反正我们都已经取完证了。这么做能让网吧赔死,但我不希望这样。”

  李智勇表示,目前最重要的是“打一起大官司”,让所有的网吧看看不和解的后果。

  谁替李智勇交了保证金

  李智勇是在付了200万元保证金给网尚后才拿到了网尚在广东地区的反盗版代理权。网尚拥有主流娱乐内容70%以上,李智勇获得授权在广东地区独家代理其所有节目的反盗版维权业务,相当于拥有了数千部国内外影视节目在广东地区的版权,也相当于李智勇为每部片子付出了80元的版权费。

  有匿名人士透露,李智勇拿下网尚广东地区的维权代理还是可能的,因为他是网尚的老员工。但是要他拿出200万元的广东省维权代理费,那是不可能的。“他没钱!”该人士说道,“其实,他的钱是几个小老板凑的,都是网吧的老板”。

  此外,近日还频频传出,国内多家网吧老板得知李智勇的“千万富翁之路”后,竟“弃暗投明”,投奔了职业反盗版的队伍。网尚收取一定的保证金,将部分作品的版权授予对方或者将某个地区的维权业务发包出去,交给某个律师事务所或公司以及个人,采取专业化分工、流水线作业、批量化取证和诉讼,以此获得不菲的收益,由参与方共同分成。这种模式让反盗版维权队伍迅速壮大。

  上述传言不禁让人产生怀疑:李智勇等反盗版背后是谁在推动?之前,有人质疑李智勇代理维权,采用“逼迫网吧主付和解费”的方式令人不耻,但从本质上说,李智勇还是利用“市场可以接受的规则”来做维权。然而此次如果李智勇的背后还站着各种“利益方”,那么“代理维权”的名声将遭到挑战。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李智勇背后有网吧的资金,那么这些出资“赞助”李智勇的网吧会不会被剔除出“维权行动名单”?而这些“赞助”李智勇的网吧除了利用“维权”获取金钱外,是不是还可利用维权行动打击竞争对手?

  面对记者的质疑,李智勇没有直接回答。他表示,之前确实有人找他合作,但是现在已经“不多了”,李智勇还对记者透露,确实有些网吧老板在从事代理维权工作,“这些老板为了不愿让人知道他们以前的背景,用了我的名义。就是这么回事”。李智勇对记者说道。

  “你同意他们用你的名义维权?”面对记者的问题,李智勇很快就回答:“是的,是我同意用我的名义的。要知道面对猖獗的盗版行为,多一个人来维权打假有什么不好?”

  “你不怕损害了你的名誉?”面对记者的提问,李智勇有些犹豫:“在广东省内(用我名义维权)的(人)还是要告诉我的,在广东省外的一律不允许。”

  涉嫌不道德但不违法

  以李智勇团队为代表的反盗版队伍迅速壮大,引起了知识产权界及法律界人士的关注。

  北京铸成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姚克枫,在得知李智勇的保证金有可能是由网吧老板提供及李智勇团队一直主张以“和解”方式进行维权时分析:“李智勇保证金如果真的来自网吧老板并因此导致他的反盗版行为有所倾向,也只能说他的这种方式会产生争议,会给反盗版的公正性打上问号,但他没有违反法律法规,也不存在不正当竞争的嫌疑。”

  “不管怎么说,李智勇的行动以及他个人的曝光刺激了国内影视行业反盗版的现状。”姚克枫强调,“毕竟,他的行动号召了很多人参与了这项工作”。

  姚克枫认为,李智勇等能迅速组成职业反盗版团队,其实是一种原始的利益驱动。网吧虽然是目前影视侵权最猖獗的地方,但网吧本身的生存境遇,特别是在北方二三线城市的生存境况不佳。“弃暗投明”的网吧老板们非常坦白:“我就是看到了职业反盗版人的利益空间远远大于我开网吧才来做的。”

  “李智勇模式”的生存空间

  知识产权是无形的产权,这种无形性加上网络世界的可复制性导致了影视侵权的泛滥。“这么多年,在知识产权方面的维权行动一直在进行,但效果并不佳,主要原因对于类似网尚这样的版权拥有方来说,不仅要花大力气进行取证,且维权过程和时间漫长,但最终获得的赔偿与所付出的并不成正比。”姚克枫表示,“现在很多影视发行公司就是靠民间打假在维持公司运作”。

  国内影像发行公司广东中凯的一名法务专员也表示:“在中国目前版权侵权还相当严重的情况下,没有我们这样一批人,任何影视公司是无法生存的。没有我们维权,公司在音像版权上的投入就会打水漂。”由此可见,“李智勇模式”的诞生及迅速壮大有着基础。

  姚克枫给多家影视剧版权公司打过知识产权官司,他称版权官司“耗时太长”、“收益非常小”、“影视剧维权成本过高”。一个知识产权官司从取证到判决生效,需要大约半年时间,现在网上视频侵权现象严重,取证更难,半年时间有时都不够。即使法院能判对方侵权,但由于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影视剧侵权官司的赔偿近些年金额越来越低,“在北京一部影视剧能陪3万已经不错了”。此外,并不排除有的官司还面临诉讼失败的危险,失败就意味着取证费、律师费、诉讼费等都“付诸东流”。

  另外,公证费对于影视剧版权方来说也是笔不小的开支。影视片版权维权取证是各地公证机关喜欢的订单。维权成本过高成为许多影视版权方对盗版“睁只眼闭只眼”。

  也因深知维权费用过高,李智勇往往选择“批量维权”,这也是李智勇能挣大钱的原因。单独取证一部影视剧盗版并起诉一个网吧或酒店,成本包括两名公证员、一个取证人员的人力开销,诉讼成本,总计2万元,但这部片子一般只能判赔5万元,即使胜诉,5万元为李智勇、版权方及律师平分,即李智勇能得到1.7万元,少于此前他付出的成本约2万元。所以李智勇一直选择集体取证多个网吧或酒店侵犯多部影视剧版权这种方式。

  其实,现在很多版权方和专业律师都采取了“批量维权”这种方式进行维权。上个月,视频网站乐视网起诉迅雷侵权时,乐视网就一举取证了迅雷提供链接下载乐视网网络版权影视剧数十余部,包括《潜伏》、《赤壁》、《疯狂的赛车》、《画皮》、《我叫刘跃进》、《即日启程》等。

  质疑声下的“新生意”

  “李智勇模式”看上去并不复杂,就是让大家都有利可图:网尚把维权的权利授予给了李智勇,但每一笔维权收益都能拿到1/3;律师减少了取证难度,由李智勇进行取证,但凭专业知识就能拿到1/3的维权收益;李智勇成为一个中介角色,依靠取证等赚取1/3的维权收益。

  虽然“李智勇模式”存在很多争议,但李智勇透露,目前在全国大大小小像他这样的代理维权者已经有1000多人。“我是最大的一家。”李智勇说这话的时候颇有些自豪的味道。自从央视报道李志勇以来,“李氏维权团队”已从当初的5人增加到了10人。“我还要增加到20人。其中部分人员主要推销iWatch、eWatch产品。”

  所谓iWatch、eWatch等产品实际上就是一些正版影视打包产品。这些影视打包产品一般都是面对家庭或者网吧的包月产品。一般来说,费用多则几千元,少则千元左右。总之要比侵权和解费便宜多了。介入正版影视打包产品意味着李智勇在打假的同时还推正版。用时髦的话来说——李智勇已经找到了他这行的“退出机制”。

  “这不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吗?”一家河北网吧的负责人对记者表示。李智勇对此不以为然,他表示随着市场的净化,最后还是要做正版生意,到那时再做恐怕就已经晚了。李智勇对未来的看法显示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你不怕别人说你是投机,说你是威胁对方买正版?”面对记者的问题,李智勇轻松地以三个字“无所谓”来应对。他表示:“我真的无所谓。我想得很清楚。最后肯定是要做正版。我正在做我自己的网站,已经要上线了,将来就是买正版的影视产品。”

  “我不关心别人如何想我,也不要所有人都支持我。我只需要有政策支持就可以了。” 李智勇对记者表示。

  “那你认为你能做多久?”李智勇对记者表示:“这个行业取决于是否还有盗版的存在,只要有盗版我就做下去。但是我也会做正版。”

  但记者发现李智勇在实施他的商业计划时是非常有策略的。李智勇从来不去主动打官司,这主要是打官司回收钱太慢。而且李智勇也从来不把侵权的网吧“整死”,他每次都是说“都是混口饭吃,也别把人家打死”。但是外界就质疑,这是纯粹的“活熊取胆”式的方法。

  有人看不惯李智勇的这种做法,甚至打电话威胁他要撞死他。“(那我就)开辆好点的车,我订的宝马7系马上就要到了。”李智勇在电话里笑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