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时代的张瑞敏、柳传志、李东生等企业家相比,刘积仁并不以锐利见长,东软的故事也不如联想波澜壮阔,不如TCL那般大起大落。但寻常的背后依然有运筹帷幄的艰辛:在看似艰难的环境里,寻求最安全、最迅捷的成功路径。

  刘积仁回忆,在东软的发展过程中,曾经遇到过很多困难。东软的做法不是联想式的拐大弯,也不是TCL式的惊天豪赌,而是煞费苦心地筹谋计划,啃硬骨头,最后慢慢消化。

  这种善于“磨”的战术,要结合企业自身的各种资源禀赋和生存环境,包括政策、体制、人力资本、资金能力等因素来做出综合判断,同时还要灵活,在适当的时机下借力、助力、自立。

  刘积仁举例说:创业早年,国内市场艰难的时候,东软拓展海外市场,海外利润高,让国内市场业务支持下去,没有资源的时候,东软合资,借重资源渡过难关,自己品牌不行的时候,做品牌联合,先搭快车,然后顺势慢慢“喂”出自己的品牌。

  刘积仁回忆自己当年写软件的经历说:软件像艺术家雕刻的艺术品一样。每个人写的不一样,逻辑、算法也不一样。做完了以后也没有人能够管理、控制它。当时我们开玩笑说,读懂别人写的软件,比自己重写更难。那时对软件产品的维护十分困难。

  中国软件业的发展经历了几个阶段,最初是个人英雄时代,一个人开发一款明星产品,比如求伯君与WPS。然后是手工做坊阶段,企业的规模都很小。现在,软件进行了产品工程时代,而这时大家越来越强调团队合作。

  原来的软件是一件独立的产品,现在在产品工程时代里软件产品变成整机的一部分。整机厂商采购的时候,要采购芯片、显示屏、按键等核心的硬件零部件。还要采购一部分核心的软部件——也就是软件。

  他认为:软件产品工程化与制造业升级,特别制造业互联网化、电子化、智能化相关。软件作为了“软部件”将面向全球采购,中国由于具有低成本,开发人数规模大等原因,软件部采购将向中国倾斜。

  而中国制造业与数十年的日本制造业一样,面临升级,日本当年制造升级的契机是节能、工艺流程、设计,现在中国制造业升级的契机是电子化、互联网化、软件工程化,对中国软件公司来说,会更有机会。

  “硬”中创新

  东软曾被质疑是一家硬件公司。对此,刘积仁说:东软的核心是软件。软件可以嵌入到汽车、手机、电视、冰箱、摄像机之中,也可以嵌入到CT机、防火墙产品之中,为电信、电力、社保、金融提供后台IT支撑。

  历经18年的发展,东软已经实现了业务多元化。包括系统集成、行业运用、软件外包、数字医疗、IT咨询与服务。刘积仁将东软的业务分为两个部分,一个叫解决方案,一个叫产品工程。刘积仁的期望是:做中国式创新的幕后推手。

  刘积仁认为,电子技术,通讯革命的发展是助推器。在这样的趋势下,软件成为个人生活、商业组织,社会机构的一部分,成为个人生活,社会运行的动力,成为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商业组织提高生产效率的方式。

  在解决方案领域,中国整体的行业应用水平相当于美国、日本三十年前所处的阶段。即便有个别领域领先,比如说电信领域。这与中国的实践有关,中国移动终端用户超过6亿人,有全球最创新的移动应用。但在其他领域,比如医疗、社保、电力、企业应用领域,中国还十分落后。

  刘积仁觉得,在IT基础建设领域,后发者有优势,因为起步的技术更先进。IT基础建设与社会发展所处的阶段有关。过去,中国社会没有发展到这个阶段,不需要这样的技术,中国还处于IT基础建设的初级阶段。

  他认为,在软件工程时代来临的时候,软件要求可控,成本可控、时间可控,更便于维护、管理。这时,软件就成了商品,对软件的生产要像硬件的生产那样。这要求改变软件生产的方法学,它还将改变软件生产的文化,提高软件生产的效率。软件生产从个人英雄主义变成了团队协作,变成了一个复杂流程。

  如果没有这个变化,还是英雄主义,艺术品式的生产,软件产业就无法支撑众多数字化产品大规模进入市场。

  中国式创新

  在软件产品工程领域则呈现出另一番景象:中国与全球是同步的。

  随着互联网应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电子终端将有许多革命性的创新。比如三网融合就会产生许多创新型终端。在这些终端中,软件与数字化技术的比例在不断地扩大,技术创新产生的附加值的比重在迅速加大。

  汽车是个更明显的例子。刘积仁说:“现在的汽车未来会变成移动办公室,汽车和汽车之间实现信息交付,你要开车想撞到我的时候,我都知道,你跟着我,我也知道。汽车是信息服务的一个点,汽车能接电话,汽车里面有服务器,可以上网,可以浏览信息,可以发E-mail。移动的时候,卫星随时定位。”

  他认为:在未来的汽车上,能实现信息与娱乐的结合,即“infortainment”,即information与entertainment的结合。汽车将来会变成更加智能化。

  汽车的生产未来会更像微软的office软件的生产。就像今天的网络技术一样,未来,IT会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汽车电子系统只是一个例子。

  其他诸如U盘、电脑、电视机,以及未来的冰箱、微波炉等终端,莫不如是。

  同时,产品的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使得产品的交付越来越快,需要的软件越来越复杂,软件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大,软件开发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多。

  刘积仁认为,产品工程的机会将集中于中国,这对东软是个机会。他预计:按照这样的发展趋势,东软在未来的五年间肯定是一家发展速度很快的公司,会达到5万人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