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不好。”日前,商务部公布了1~6月家电下乡产品的销量情况,但当CBN记者询问销量名列前三的某手机企业相关负责人对销量的看法时,得到了这样了一个沮丧的答案。

  根据商务部统计,前6个月,下乡手机的总销量达到42.5万部,销售金额为2.27亿元。其中诺基亚、天宇朗通以及长虹成为按销售额计算的前三,当然如果将海尔集团和海尔通信的销量汇总,前三为诺基亚、海尔和天宇朗通。

  记者留意到,在25家手机下乡企业中,销量超过10万部的只有诺基亚一家,其余销量超过1万部的只有8家,但销量均小于5万部。还有4家企业的销量不足100部,分别为步步高、奥克斯、纽曼伟业和振华科技,此外,夏新、宇阳、摩托罗拉、高新奇、恒基伟业5家企业销售低于1000部。

  “其实无所谓预期,从这个政策制定之初,我们就预见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本来也是抱着积极参与的心态,并不指望能带动多少销量。”尽管名列前三,上述手机企业人士仍这样表示。

  “失望”的销量

  “销量只能算还可以。”国虹通讯一位内部人士表示。根据商务部统计,前6个月,国虹下乡手机的总销量为3.8万部,不过,按照估计,国虹希望每月的下乡手机销量能在“几万部”,占总体手机销量的5%~10%,现在看来,6个月一共才3.8万部的销量显然与预期还有不小差距。

  另外一家国产手机负责人也无奈地指出:“因为我们提供的都是低端产品,每部售价仅为400~500元,如果是在我们的正常渠道出货,几乎不用推广,一款机子的出货量也能轻松达到几万部。”

  “你要知道,这个销量是我们6个月的总销量,我们下乡的机型总共有十多款,分摊到每款的销量,其实是非常差的。”上述人士补充和强调说。

  上述国虹人士认为,首先消费者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下乡的手机产品,而厂家普遍在推广宣传上力度很小,也是影响销量的重要原因。

  “手机产品本来生命周期就很短,降价非常快,但实际上,按照目前的招标流程,从我们报上去到最终在市场上销售,直至退出市场,这个过程一般要一年左右的时间,市场反应也就可想而知了。”他表示。

  上述国产手机负责人也认为,手机在农村市场的销售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越往下走,暴露的问题越多,因此政策在制定之初到具体执行,之间被打了很大折扣。

  “单以农村市场渠道来说,是非常差的。”他认为,由于目前的下乡手机主要捆绑运营商的SIM卡销售,主要渠道为运营商的营业厅,就连诺基亚这样的企业都管理不好自己的渠道,更何况完全没有渠道经验的运营商。

  “如果运营商的渠道足够好,就不会纷纷提出今后要加大和倚重开放渠道的发展战略了。”该人士说,目前所有的下乡手机产品都是采取同一渠道,对所有的产品和所有的区域都是“一刀切”,农村市场的情况其实比城市更复杂,几乎是千差万别的,这就是矛盾所在。

  非正常“对策”

  随着手机市场规模的萎缩以及整体销量的下滑,对于任何一个手机企业而言,农村市场都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巨大商机,只是并不能仅靠手机下乡这一渠道来实现。

  一家手机企业的销售负责人向CBN记者抱怨说,其实流程过于复杂的问题一直都未得到彻底解决,如果消费者无论在哪个渠道购买都能拿到13%的补贴,那将对销售形成有力带动,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就大大限制了手机企业自有渠道的积极性。

  据他介绍,该企业的某些竞争对手,针对不少农村消费者认为13%的补贴时间太长的问题,也开始进行一些非正常的竞争策略。

  比如,将原价400多元的手机,提价为500元,然后把17%的返还作为一种促销政策加以宣传,最终消费者拿到的手机可能还是400多元,并没有享受到国家的优惠,拿到手的价格也比实际应该的正常售价要贵,但消费者对此并不知情。

  实际上,由于中标的下乡手机产品按照规定,只能在下乡手机的指定渠道里出售,而对于每个手机企业来说,每款手机产品都是需要“自负盈亏”的,也就是说,每款手机只有达到一定的出货量才能与成本持平。如果销量不好,中标的手机越多,对企业形成的压力越大。

  “上有政策,下游对策。”一名国产手机企业人士语焉不详地解释说。据CBN记者了解,相当部分的国产手机企业会将中标的手机略微改装后,在自己的渠道里销售,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销量,更重要的是分担了部分成本。

  因此,对于很多参与下乡的手机企业而言,基本处于“配合”的心态。“你要说希望做多大,我们也不是很看好,农村用户更关注的是手机资费是否足够便宜,这主要看运营商力度了,运营商力度大,我们就卖得好,否则就零零散散出货。”一位设备商的终端企业人士表示,他们已经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3G手机上面,对于下乡手机基本没怎么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