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SP“遗老”

2009年 7月 30日 阅读量: 150

  王秦岱离开了,他将陪了他八年的华友世纪(Nasdaq:HRAY)交给了陈天桥。随着盛大高管团队全面入主华友世纪董事会,陈天桥的的名片上又多了一个头衔。而王秦岱则开始寻找下一个创业机会,用他的话说,“我相信盛大,时间会证明一切。”

  SP行业的由盛而衰早已不是新鲜事,但当这个行业的最后一位“遗老”终于对投资者挥手离别的时候,熟悉这段历史的人仍然禁不住唏嘘。作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一根救命稻草,8年来,SP行业经历了迅速兴起、盛极而衰、进而痛苦转型的全过程。

  当年新浪、搜狐、网易还在互联网泡沫中苦苦挣扎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是神奇的短信拯救了三大门户。也没有谁事先预料到,就靠发短信,成就了空中网、华友世纪、掌上灵通等一批企业登陆纳斯达克。

  不得不承认,当年做SP太好赚钱了,几乎到了谁都能来捞一笔的地步。2004年到2005年是SP行业最好的时代。直到现在还流传着这样的段子——随便开个SP公司,雇个几号人,一年就能净赚几百万,多的能赚上千万元。

  当然,也有人认为那是最坏的年代。在王秦岱看来,中国企业都喜欢追逐热点。正是因为SP行业来钱太快,导致了大量公司和人员疯狂涌入。据说2005年总共有超过6万家公司在做SP业务。竞争激烈、监管不够,蜂拥而入的竞争者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违规现象,开始泛滥,这也为后来的衰败埋下了伏笔。

  终于,手机用户积蓄已久的愤怒让监管部门和电信运营商开始痛下决心整顿SP。从2006年开始,规范管理平台、定制业务二次确认、禁止代收费、禁止手机内置,等等一系列的严厉措施结束了SP行业“乱世快钱”的时代。

  来得多快,去得就有多快。这是王秦岱现在看到的教训。

  作为通道的SP,其实并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本质上它是向上拿别人的内容,向下通过运营商的渠道分发出去。于是,在监管导致的行业洗牌之后,SP开始转型了。

  转型无非两条路,一是往上游内容突破,二是向下游渠道扩张。不过,两条道路都不容易,尤其对习惯了赚快钱的SP来说。后来大家都看得到的结果是,TOM在线退市、掌上灵通被印尼公司收购、华友世纪落入盛大囊中。空中网还在继续坚持,不过它现在已经开始主打手机游戏和门户。

  亲身经历了SP行业大起大落以及华友世纪痛苦转型的王秦岱,将这个行业这种境遇总结为“基因和心态”的问题。王认为,习惯了“来钱快”的SP,没有经历互联网创业缺乏商业模式的艰难,难以沉下心做产品;同时由于大中型SP都是上市公司,“要追求每季度的业绩,没有大股东的强力支持,转型就很艰难”。做产品或做渠道都会面临董事会等各方的压力,尤其是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