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字音乐领域持续发力,但收益并不稳固

  作为国内流行音乐领域屡次“首吃螃蟹”的音乐公司,太合麦田这一次在数字音乐领域开了一个先河:让张亚东的音乐作品集《潜流》在中国移动音乐网上以数字音乐专辑的形式首发。这一新形式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在业界也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但太合麦田首席执行官宋柯依然认为,数字音乐专辑是一种新型的专辑销售模式,也是数字音乐必将取代传统唱片的一个标志。

  事实上,从五六年前国内娱乐网站刚兴起时,宋柯就开始了各种数字音乐的尝试。虽然在这一新兴领域的种种试验都让他尝到了挫折的滋味,但同时他也多次收获了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屡败屡试

  “我现在离传统的音乐圈子是越来越远了,更多是在与互联网圈子和运营商接触。”宋柯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2004年3月,太合麦田刚一成立,宋柯就买下了刀郎作品在新技术领域的版权,并通过彩铃下载业务为他们带来了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这一业绩直接引来了投资机构的关注。一年半后,软银注资太合麦田和太乐网,以900万美元收购了两者30%的股份,此时太合麦田价值2.5亿元人民币,两年内升值25倍,成为内地升值最快的民营唱片公司。目前,太合麦田40%的收入都来源于数字音乐,而传统唱片为其带来的利润只有数字音乐的五分之一。

  第一次融资以后,太合麦田在数字音乐领域开始了一系列的尝试。在线音乐成为当时太合麦田首推的模式,宋柯联手搜狐、Tom、腾讯、百度率先成立“数字音乐发行联盟”,太乐网的 “太乐鱼数字音乐店”也旋即推出单曲李宇春《冬天快乐》,以及满文军、阿朵等四位艺人共四首单曲在太乐网发售。

  在尝试中,宋柯很快意识到无线数字音乐的种种限制性因素。“新媒体服务提供商与内容提供商之间互相不信任,是限制数字音乐发展最大的问题。音乐内容商希望收现钱,而互联网又找不到好的模式来收钱,分账模式不被接受。”一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回忆了当时一个代表性的事件:2005年的四大唱片公司状告百度搜索,环球、华纳、索尼、百代四大唱片公司起诉百度的版权官司就激化了双方的矛盾。

  当时,百度和50多家唱片公司,号称合作分账,但是很多唱片公司每月只分得几百元。唱片公司认为最大的音乐搜索引擎,不可能只有这么少的收益。而百度的歌曲是免费下载的,其无法赚很多钱,海量的流量不能获得直接收益。

  不久,“数字音乐发行联盟”渐渐瓦解,而“太乐鱼”数字音乐发行业务也停滞了。很快,又由于运营商政策的调整,让数字音乐产业蒙上一层阴影,大批SP公司倒闭转型,数字音乐行业遭遇寒冬。但是,宋柯并没有停止试验。2007年,太合麦田成立了0086实验室,这是一个由线下杂志和线上网站互动的娱乐媒体,全力研究新新人类在手机以及其他生活方式上的习惯和趋势。

  收益难题

  在数字音乐领域的持续投入,让太合麦田终于引来了国际买家。2008年3月,韩国的SK电讯宣布以1000万美元收购太合麦田42.5%股权,进行战略合作。

  看上去,太合麦田的很多数字音乐实验效果并不理想。但是似乎又借助了这些超前的概念,打造了太合麦田新锐的品牌形象,因此才吸引到了风投目光。宋柯向《中国经营报》表示:“软银和SK电讯这两个投资方确实都更关注数字音乐。在内地同行业中,太合麦田是目前估值最高的企业,如今太合麦田也是收入增幅最快,艺人最多,版权积累比较好的公司。”据宋柯介绍,公司旗下拥有梅葆玖、朴树、张亚东、李宇春等超过30组不同风格、不同领域的代表艺人,因此其公司在数字音乐业务的收益一直在增长。

  但是,对于众多数字音乐的尝试者来讲,最大的问题是数字音乐唯一的赢利出口是彩铃业务,而内容商和网络平台之间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百度虽然有30%的流量来自音乐,有间接利益,但是其收益主要来自右侧的广告,流量无法直接变成直接收益。而唱片公司的团队,也难以获得理想的回报,因此这种合作是不稳固的。

  “太合麦田与百度、新浪等等大小网站都试过合作。虽然每家网站都有自己一个不错的商业模式,而且服务商把前端问题解决了,但是网站的数据提供还不能做到及时。加上互联网难以规范的灰色领域,使很多试验的最终效果并不理想。”更让宋柯苦恼的是,基于互联网的应用,一直有几个问题无法解决,比如DRM系统桎梏了歌曲的转换与交易过程、小额付费的成本和使用习惯问题、互联网盗版问题以及网站分掉了一大半的收益等,都直接导致了包括太合麦田在内的内容商最终获得的利润并不多。

  各取所需

  SK电讯(中国)副总裁金光燮表示,进入中国音乐娱乐领域是SK电讯一个永远不会后悔的决定。他们对于整个中国娱乐产业曾做了一个很详细的咨询和调查,发现太合麦田的品牌影响力、艺人影响力以及领导团队影响力在同行中都是领先的,因此才最终决定做这样一个战略性的投资。“入股太合麦田能让SK电讯掌控数字音乐产业链上游CP资源,借此进军中国数字娱乐市场。”一位资深行业分析师向《中国经营报》表示。

  “我们之所以在第二轮引入投资者的时候,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直接选择风投,是因为太麦在此时,需要拥有技术和运营能力的投资人进行战略合作,而SK电讯在韩国正好是手机增值服务的鼻祖。”宋柯向《中国经营报》表示。

  不确定性

  易凯资本CEO王冉认为,数字音乐的收费模式必将从小规模,不成熟的收费模式逐渐走向成熟,如今一些门户网站以及三大运营商也将音乐放在重要地位;而传统的音乐产业,如演唱会的成本很高,收入增长有限,制作公司价值将越来越低。而太合麦田一直坚持数字音乐实验的理由是:有一定规模的音乐公司都会将数字音乐作为其战略布局之一。

  “太合麦田的发展仍然有许多不确定性。虽然在手机业务上的收益有所增长,但这是基于整个大盘增长的情况。”一位行业分析师表示,从数字音乐来看,目前所有的唱片公司都在走许可经济模式(在数字音乐领域,卖许可给SP运营商),而许可经济最大的弱势是缺乏对下游的控制能力,以及对市场的直接感知。而宋柯要往下游走的想法,也正是要摆脱目前的这种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