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的落网多少有些戏剧化。

  3月28日下午,刘飞驾驶着他的黑色奔驰车,正在回湖北的宁合(南京到合肥)高速公路上。突然,一辆凌志轿车从后面迅速地超过了他。刘飞心想,“这是谁啊,竟敢超我的车,不想混了吧。”他随即加大马力,很快就把凌志轿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不曾想,凌志轿车也不是好惹的主儿,旋即又超过了刘飞的车——两辆车就这么在高速路上较着劲。

  这一异常举动让在视频监控室的南京执勤交警发现了。将两车拦下之后,交警将刘飞的名字录入警务网站,竟然发现,刘飞是湖北咸宁警方网上通缉的逃犯,涉嫌一起由公安部督办的网络赌球案件。3月29日下午,南京警方将刘飞移交给咸宁警方。

  6月中旬,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向外界透露,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咸宁警方已成功破获一起被公安部纳入部督大案的特大系列网络赌博案。刘飞算是这一特大案中非常微小的一员,但其“赌博经纪人”的身份却是案中重要的一环。

  咸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赌博大案侦破专案组组长黎农保表示,此案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大系列赌博案,涉案金额高达500亿元,涉案的6个赌博团伙人员达数十万之众,遍布全国30个省市区,追缴非法所得8亿多元。

  赌博经纪人

  2006年之前,武汉人刘飞一直经营着一家小饭馆,由于生意并不好,最后只能选择了歇业。就在这个时候,湖北咸宁等地的网络赌球开始出现,而刘飞此时也迷上了网络赌球。不到一年,倒霉的刘飞输得连房子都没了。

  但是,在赌球的这一年当中,刘飞认识了很多“圈内人”,他也深知,只有做代理人才能挣钱,而赌客只是个输钱的主儿。通过这个关系网,刘飞联系上一个设在境内的网络赌球网站的代理人,开始做其下线。

  这个网络赌球网站其实是山寨版的“皇冠”赌球网,也是咸宁第一个自制的网络赌博平台。由咸宁的程勇、钱进两人伙同广西人宾富兴所做,服务器设置在广西南宁,赌博据点在咸宁。刘飞这些“赌博经纪人”负责拉赌客秘密前往咸宁进行网络赌球。

  由于这个山寨赌球网站都是现金交易,刘飞除了拉赌客,还负责向输家收钱向赢家发钱。当然,刘飞的收入也颇丰。根据警方调查,在做赌博经纪人的一年多中,刘飞经手的赌资达到2000万元左右,其个人非法获利上百万元。

  2008年3月,程勇、钱进等人被咸宁警方抓获,刘飞也被湖北警方网上通缉。在南京落网之前,刘飞刚从浙江普陀山烧香拜佛回来,他“求”得佛珠,希望保自己平安,却在高速路上因赌球暴富后的好胜心理,与人飙车,被警方发现最终落网。

  凭借做赌博经纪人暴富的不只刘飞。

  媒体报道说,根据一位赌博经纪人的交代,他在多地共购置并存放了陆虎、奔驰、宝马、途锐等多辆豪车,一次驾驶其中一辆奔驰轿车准备返家途中,觉得开车太累,决定改坐飞机,便扔掉车钥匙,抛车路边。对此,这位赌博经纪人称,钱来得太容易,没有什么感觉。

  目前活跃的网络赌博网站,基本都是在2004年色情网站遭遇重创之后建立的。2004年,中国警方开始了新一轮的打击色情网站行动,而刚刚兴起的赌博网站却并未被纳入打击对象,一些色情网站经营者因此转向开办了获利更丰的赌博网站。赌博内容也相当丰富——赌球、赌马、赌“百家乐”和“六合彩”等。

  当然,那个时候网络也并不如今天发达和普及,赌博网站还只是个小众的圈子。在咸宁这样的地级市,游戏厅里的赌博机(老虎机)还是当时赌博最主要的工具。“以前一卡车、一卡车的老虎机(销毁),现在谁还玩那玩意儿,都上网去赌了。”一位咸宁市民回忆说。

  在网络赌博尚未兴盛的时候,赌博经纪人通常采取拉拢、引诱、介绍等方式,组织境内赌客到澳门,或偷越到中缅、中老边境的赌场内赌博。而今,这些赌博经纪人大多摇身一变,成了境外赌博网站在中国的各级代理人,成为传销式网络赌博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传销式链条

  与简单地建立山寨版境外赌博网站吸纳赌客现金投注不同的是,大多数涉案的都是信誉投注的模式。一位专案组成员向本报记者介绍说,这种信誉投注的组织链条模式和传销模式十分相近——由庄家指派代理在境内 “传销式”扩张,搭建敛财的赌博“金字塔”。

  咸宁警方对本报称,网络赌博通常是以代理的方式操作。因为需要一定的资金承受额,所以都是一些具备一定经济基础的人,先与香港、澳门、台湾、泰国、马来西亚等地的博彩公司或赌球大庄家联系,由这些博彩公司或大庄家提供网上投注线路和系统,他们在中国大陆做总代理,发展各级庄家再各自发展下线小庄家或参赌者。

  境外“皇冠”赌球网站在大陆各省省会城市基本都设立了总代理。已落网的武汉顾小燕夫妇就是“皇冠”的武汉总代理,他们靠吸收会员网上赌博,向上下线沟通交割赌资,利用假身份证到银行开户转账、取款,还为境外多家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吸收参赌人员。

  在网络赌博中,赢的永远都是赌博公司及其代理。而且几乎所有网络赌博背后都有造假后台——当庄家发现下注趋势后,会迅速对数据进行修改,决定是否开盘;或在提前知道赛事结果的前提下,庄家会事先设置好有利于自己的“盘口”,控制开盘结果。

  庄家之所以能控制赌局,是因为在网络赌球“金字塔”结构中的下级平台,根本看不到上级平台的情况,而上一级平台却能够监控到本级以下整个平台的情况,比如下一级代理的全部投注情况、人员的具体信息等。

  这种信息的不对称,使得赌博公司轻而易举地可以开出或适时调整有利于庄家的盘口、赔率。如此一来,在网络赌博公司攫取巨额利润的同时,最后输钱的就是处于最底端的赌客们。一位专案组的成员说,庄家可保证至少三成赢利,“稳赚不赔”。

  以武汉顾小燕夫妇团伙为例,他们是武汉的总代理,又称为一级代理。一级代理商又会发展若干个二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则会相应继续发展三级代理商,三级代理商则负责吸纳会员参与赌博。第三级代理商吸纳会员参赌时,并不需要会员直接支付现金,而是用这些被分包的信用额度,一个星期结算一次,一比一兑换成人民币。

  据咸宁警方介绍,“皇冠”赌博网站分工明确、各项制度健全,顾小燕等总代理每个星期都会收到“皇冠”网站的电子邮件,内容包括一个星期的投注总额多少、返利多少,各项数据相当明晰。“皇冠”网站会向各个一级代理商提供一个账号,根据各个城市赌博“事业”的发展情况确定赌资信用额度,然后由三级代理商层层分包。

  咸宁警方发现,近几年来,在富人阶层,与吸毒一样,赌博也逐渐成为这个阶层的病态生活方式,这也导致网络赌博依然是一个小众圈子,而不易攻破。在这个赌博链条当中,代理人也是赌客,而赌客也可以成为代理人。

  网赌的江湖

  咸宁警方的调查发现,网络赌博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境外的赌博网站或境内的赌博网站、为赌客服务的掮客网站、赌博经纪人、网络代理人、网上支付公司、各类赌客等组成了网络赌博的江湖。

  在金字塔式的传销链条中,其实是有着明确的分工的。总代理人只需知晓自己手下的数个下线及账号下注情况,其余下线的事情并不需要知晓。为了更加省心地掌握下线及赌博账号的下注情况,总代理人通常还会雇佣专门的操盘手来“管账”。

  这些操盘手看账、对账、开账户,主要负责计算核对赌资,为赌徒开设账号,并根据赌徒在赌博过程中的“表现”,分别设定信用额度。他们的收入就所在城市而定,一般都比当地的白领阶层收入多出一些。

  像顾小燕夫妇这样的总代理人,收入主要来自网站的赢利提成,以及行话所称的“返水”,即在赌客们有效投注后,无论输赢,作为庄家都会得到赌博公司的红利,额度通常在投注额的千分之二至千分之五之间。当然,赌客输得越多,代理人越合适,因为一旦赢球,代理人需要承担赢球的支付。

  如何吸引赌客参与赌博?除了赌博经纪人之外,一些掮客网站开始出现。网民通过搜索,可以顺利地找到这类掮客网站,而这些网站就是针对那些没有网上赌球经历的人,教他们如何在境外的赌博集团网站上开户、存款、下注、提款,以及提供各大赌博集团网站的备用网址,他们也是赌客之间的交流平台。

  境外的博彩公司为了最大限度地争取赌客,也一直在鼓励这些掮客网站揽客。据介绍,这些掮客网站与代理人一样可以从赌客在境外赌博网站中输掉的钱中,获得一定比例的提成。很多赌客也成为这些掮客网站盈利的“下线”。

  正是这些网站的存在,让境外的赌球、网上赌场得以最快速度的蔓延。

  有了赌客,接下来是如何将赌资合法转移的问题了。对此,本报曾有报道(2008年6月《跨境赌球支付链》):境外的赌博公司通过开设在中国境内的分支机构,以合法手段在各交易平台注册成一个商户,由此与各种电子支付公司建立商业合作关系。

  咸宁警方介绍,北京彭中建、肖玉昆团伙除了建立“瑞博”赌博网站,还专门成立易汇天下公司,并与某公司签订第三方支付协议,由其他公司接受参赌人员赌资,之后,博彩者通过银行卡进行网上银行交易,最终把赌金通过支付公司提供的支付关口,把资金汇至赌博公司的网络账户上。一条完整的“支付链”就此形成。

  更多的赌客们——他们大多为境内私企老板,还有一些国企老总和个别国家公职人员,就这样被网络赌博的黑洞所吞噬,而成为网络赌博江湖中最悲哀的一环。

  (因案件还处于诉讼阶段,刘飞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