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需要继续的联想

2009年 2月 9日 阅读量: 170

2月5日,链接标记联想集团公布2008/09第三财季业绩及重大人事调整,联想集团在第三财季亏损9700百万美元(包括重组费用),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重新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原董事局主席杨元庆重新担任首席执行官,接替威廉阿梅里奥先生的职位;Rory Read被任命为新设立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职位。
这成为联想集团继今年1月8日重组之后的又一重大调整,也在客观上用行动对前一段外界的质疑、传言给出了回应。
据联想当日下午发布的财报,从主营业务PC销售来看,除占集团总销售额约10%的亚太区(已在1月8日的调整计划中合并到大中华及俄罗斯区)显著缩水之外(本季度的销量和营业额年底分别下降了23%和36%),大中华区的变化成为联想改变的重要的原因之一:联想集团原CEO阿梅里奥表示,占集团45%及销售量55%的大中华区,“第三季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而且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放宽(缓?),整体电脑市场的销量受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年底下降了1%。集团的中国市场个人电脑量年底也下降了。”联想大中华区也将成为联想后续调整的重点。
下午的财报发出后,“柳传志复出”、“杨元庆毕业”、“杨元庆走到前台”等等表述,立刻成为业界新一轮热议的话题。从此次人事调整的力度和意义来看,《互联网周刊》刊载于2009年1月20日的特别报道《联想需要改变》中所做出的几项预言和判断,不仅被一一言中,也将继续成为我们关注和期待联想的参考。
在大型企业的变革中,高管的人事变动往往成为最吸引眼球的方式。但是,人事变动只是企业尝试转变的信号之一。作为联想创始人的柳传志和联想的重要领导人杨元庆,他们的配合是否极大地提振联想的士气、提高联想凝聚力,回归董事长的柳传志和被推到CEO的杨元庆,是否成为联想“像郭士纳一样变革”的物质基础,都将成为新一轮的联想之旅。
2004年底,联想历史性的收购了IBM的PCD业务,并认真的开始了国际化的试水。但是四年多来的现实表明,联想的国际化战略仍然面临巨大挑战。国际化是否正确并非人们所关注的核心问题,我们要探求的是,在联想的国际化过程中,有哪些问题阻碍了它的成功?
以联想在中国曾经的巨大成功来看,联想在国内的模式没有成功普及到全球市场也应该是原因之一。抛除金融危机的宏观影响,联想在大中华区的销售一直处于领先,而其欧美、亚太区的销售则一直成为联想的掣肘之痛。如何在下一步的改变中进一步实现IBM PCD(部门?)的顺利整合,如何将联想成功的国内运营模式因地制宜的执行到全球各区,虽然谈不上是战略性的问题,但至少将成为联想国际化运营层面能否最终成功的因素,这也是对联想执行力的一大考验。
联想很快就在今年1月8日的战略调整部署中给出了答案的方向:将亏损严重的亚太区合并入陈绍鹏负责的大中华及俄罗斯区,更加肯定中国人在全球市场的力量。一个月之后,老柳复出、杨元庆出任CEO的“师徒二人”的搭配,相信在一定程度上将加强联想新策略的执行力度。
而对于一直处在联想微观视野层面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联想也同样打出了组合拳——这将是消费者最能直观感受到联想变化的一个出口。联想于1月8日以及2月5日连续的调整彰显了其将从产品线、产品创新等方面进行大力变革:联想将整合Think和Idea两条产品线,一些在联想产品历史上堪称经典的产品系列将渐渐完成历史使命。同时,联想在1月底宣布对致力于消费技术创新的Switchbox Labs公司的收购也说明,恰恰是在全球经济低谷期间,联想反而觅得了在产品创新层面迅速积累技术势力的机会。
作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先锋,联想的一举一动始终牵动人心。而联想此次在人事层面一定程度的改变所期望解决的问题,似乎是联想对长期以来企业内部顽疾的一次大整修和梳理,也是缘于金融危机而提前发生的、更“幸运”的一次变化。
当然,就变革而言,这也许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如何发展PC业务尤其是保证国内市场的发展,如何面对扩展面过宽而带来的亏损部门的“鸡肋”问题,如何将目光放得更远、“站得更高”,如何在战略、技术、人才、定位等方面进行根本的变革,如何塑造出联想独有的、充满张力的企业文化等等,都仍然还是联想创始人和所有联想人需要继续的联想。

(文/《互联网周刊》记者 刘琦琳) 链接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