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月6日《商业周刊》文章指出,比尔盖茨夫妇近日接受采访,谈到了他们退休后在基金会的工作和生活。
去年7月,比尔盖茨正式从微软退休。 盖茨退休后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他与妻子联合创立的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上面,主要投资消除疾病、拯救贫穷以及完善教育等公益事业。基金会的资产曾在2007年12月达到387亿美元,但是到去年10月减少到351亿美元。不过巴菲特已经承诺会将自己的绝大部分财产捐给盖茨基金会。盖茨在基金会网站上发表的第一封年度公开信中对巴菲特给予了高度赞扬,并且表示他们的财富都来自于美国这个充满创新与冒险精神的国家。
以下则是笔者采访盖茨夫妇的过程,特整理出来以飨读者。
商业周刊:从微软到基金会,你的角色转换进行得如何?
比尔盖茨:与以前相比,我现在有更多的时间与科学家们在一起,外出的时间也比以前多了。基金会的事务都是一些紧急而复杂的问题。就象我在基金会网站上发表的公开信中所说的那样,现在的工作对我很有吸引力,我发现这与当年令我喜欢在微软打拼时的魔力是一样的。
商业周刊:你在那封信中提到,你仍然在进行一些突破性努力,只是换了一种方式。
比尔盖茨:是的。我学到很多新的东西。但是将人才汇集起来,冒着一定风险,为了某个梦想而努力,这与我以前的工作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商业周刊:梅林达,你能谈谈基金会优先考虑的事务吗?
梅林达盖茨:我们的工作主要集中在三个不同的领域:全球健康、全球发展以及主要集中于教育的各项美国公益事业。在全球健康方面,我们主要关注那些对穷人威胁最大的疾病,主要包括疟疾、艾滋病和肺结核等,同时我们还关注女性健康和新生儿死亡等问题。现在仍有许多新生儿在出生28天以内死亡。关于全球发展,我们想努力帮助发展中国家自立自强,因此重点放在农业和金融服务上面。
商业周刊:自从基金会创立以来,取得了哪些重要进展?
梅林达盖茨:我想,疟疾是个很好的例子。由于全球对疟疾的关注越来越高,有许多国家,比如卢旺达、坦桑尼亚、赞比亚、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的疟疾发病率都下降了50%。因此这些地方已经无需使用涂有杀虫剂的蚊帐。例如,全球基金会曾向这些国家发放了6千万顶蚊帐,但是那并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解决问题的还是疫苗。但是在两年前,这种事情是不可能预想到的。
商业周刊:国外援助是否因为这次的经济衰退而受到了影响?
比尔盖茨:到目前为止,富裕国家政府仍在增加援助。正如我在公开信中所提到的,唯一的例外就是意大利。它打算将援助资金削减到一个相当低的水平。希望这种情况能够有所改观。如果经济衰退再持续几年,我们担心这种援助会越来越少,他们可能不会再管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人。但是这些问题已经越来越突出,引起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和大声疾呼。法国原本打算削减援助资金,结果引起强烈的反对。
商业周刊:金融危机对基金会构成了何种影响?
比尔盖茨:基金会的资产连续增加了好几年,但是去年减少了20%。不过我们仍将在2009年支出38亿美元的援助。由于所有基金会的资产都有所减少,许多与我们合作的基金会正在考虑他们的战略,这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安排好优先项目,更有创造性地开展工作。
商业周刊:你们在一起工作的感觉如何?
比尔盖茨:我们会分享外出见闻,在具体项目上,如果一方对项目理解得更为深刻,就会劝说另外一方为什么要把它列为基金会的优先项目。我们没有在微软共事过,但是我们可以在基金会携手共进。

梅林达盖茨:我们的办公室紧挨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道门。因此有时我们只需大喊一声就可以相互交流信息。
商业周刊:请谈谈与巴菲特合作的情况。他把大部分资产捐给基金会,这是多么美妙啊。
梅林达盖茨:他的做法令人难以置信。这让我们能够更快地去做更多的努力,让我们萌生更远大的志向。他之所以把个人财产捐献出来,是因为他跟我们一样看到了世界的不平等。
商业周刊:巴菲特是否积极参与了基金会的工作?
比尔盖茨:实际上,让我发表年度公开信是巴菲特的主意。他帮我起草了好几分草稿。他对基金会的工作非常热心。他的建议非常有用。我经常与他通电话。有时他会给我解释金融市场是如何运作的,在这个方面,他的意见是最有意义的。但是他同样热爱自己的全职工作。 链接标记 #p#分页标题#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