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城(domain.cn)11月8 日消息     “思源团”创始人之一李峰介绍,“去年,我偶然在网上搜索了团购网站,发现这些网站或是针对时尚白领、或是针对高端人士,专门为学生开设的团购却很少。交大闵行校区周围有许多私营小饭店,被大型团购网站忽视,苦于没有客源;而校区内有4万余名师生,有较大的消费需求。何不开一个小范围的团购网站,为买卖双方提供便利?”李峰将想法告诉两位朋友,3人一拍即合,他们凑足2000元创业基金,开始申请域名、购买服务器、制作传单,域名引用了交大“饮水思源”校训,起名为“思源团”。

 

  花了3天谈妥首单生意

 

  开张一个多月后,面对媒体的赞叹,这些涉世未深的学生曾表示,和商户打交道很艰难。回忆起一开始拉拢商家的经历,李峰的心里仍百感交集。

 

  “一开始,他们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没谈几句,就把我们赶了出来。”李峰说,经过挨家挨户上门游说,终于有一家湘菜馆表现出了兴趣。李峰他们整整花了3天时间和饭店谈细节,包括和厨师长配出团购菜单、和店经理商定套餐价格等。最终,一款原价228元的4人套餐以128元的优惠价挂在网上,获得学校师生的追捧。这“第一团”便卖出50多份。

 

  走出第一步后,“思源团”很快又和旅馆、奶茶铺、鸡排铺达成合作。李峰也总结出一些经验:自助餐很难控制成本,一般不愿意让利;考博考研期间可找宾馆合作;求职季可与卖正装的服装店联系……

 

  不过,最让李峰纠结的是,如何才能真正实现盈利?起初,多数订单只向商家收取1至2元的返利,最高的也仅为订单价的5%,这些钱远远不够网站的维护成本。

 

  “思源团”并非校园团购网站的开山鼻祖。去年9月,北京邮电大学在校研究生团队创办了“校门口”,华东理工大学、东华大学等5所高校学生创办的“火团网”也于去年年末兴起。

 

  网站没有收入难以维系

 

  11月初,记者登录“思源团”网站却发现,所有的团购项目均已下线,讨论区也无法打开,整个网页空空荡荡。

 

  高校团购联盟“校伍网”目前也已分崩离析,“校伍网”域名已转让给了一家订餐网站。原先的联盟中,上海交大(闵行)、清华大学、西安交大等一批高校纷纷退出,只剩下浙江大学、日照大学城等少数几所大学苦苦支撑。

 

  半年不到,为何校园团购急转直下?“思源网”创始人之一李峰说,团购越来越不好做,这些压力并不是来自外部竞争,而是源于商家。“一开始我们和学校周边的商家都谈得挺火热,可是做了几期团购后,商家就不肯合作了。原来,他们通过团购拉了客源,聚拢人气后,就撇开我们自己搞让利活动。”团购项目越做越难,工作强度也越来越大。李峰说,随着“思源团”名气做响,学生对团购提出更高要求,对价格、服务等的投诉愈演愈烈,让人焦头烂额。无奈之下,“思源团”只能“告一段落”。

 

  “思源团”另一创始人黄天辉则表示,团购网需要每日维护更新,创办“思源团”既锻炼自己,也方便同学。他们将知识应用于实践的过程想得很美好,而现实却并不浪漫。由于不能全职投入,琐事太多也影响学业,没有收入又影响学习,团购网自然难以维系。

 

  “其他学校的团购也遇到同类问题。”李峰坦言,这次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锻炼了组织、策划和人际交往能力。作为大四学生,他打算专心准备考研,等待机会“东山再起”。

 

  相关阅读:

 

  校园团购不具备可持续性

 

  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经济学院执行院长陈宪教授分析,大学团购网站之所以纷纷扛不住,跟团购行业整个的大背景惨淡有非常大的关联。目前,全国的大型团购网站纷纷出现大规模裁员事件。不少团购网站大肆扩张一味烧钱,同时团购行业的无序发展,特别是一部分团购网站联合商家欺诈消费者的事件频频发生,导致用户对团购网站的信任度急剧降低,这些最终让团购网站提前走到“寒冬”洗牌的边缘。消费者用户也已开始从单一的价格关注,逐渐转化为对服务质量的关注。

 

  陈宪表示,校园团购的商业模式也不具备可持续性,相比一些大型团购网站有风投的支持、全国性的广告推广,小区域范围的团购,只是少部分商家打广告的平台,小商家不可能持续打广告,没有了广告收入来源,自然就没有了经济基础,经营难以维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