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的叶师傅,早年从安徽老家来北京打的第一份工就是在中通速递当快递员,一晃6年过去了,现在已是公司老员工的他,主要负责中关村片区的快递派送工作。从白天跑写字楼、到晚上帮网商给住户送货、再回公司装车发货,叶师傅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14个小时,而且一个月也休不了一天。即使这样劳碌,他仍旧为能有这样一份稳定的收入、固定的工作而感到满足。叶师傅憧憬着说:“真如公司说的那样,上涨1元钱,自己的月收入就能至少涨400元就好了,我们夫妻就把这笔钱也攒起来,未来好买房,离开这地下室。”

 

  “旺季晚上9点也下不了班”

 

  把最后一箱货物搬上集装车,关上车门,叶师傅用手轻轻掸了掸身上的灰,为终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长出了一口气。此时,已经过了晚上9点钟,叶师傅这才骑车往家赶。“没办法,以前干到写字楼的人晚上下班,我们回公司装个车也能下班了。但自从网购火了后,变成白天跑写字楼,晚上跑周边住宅小区,旺季忙时,晚上9点钟我们也下不了班。” 叶师傅说。

 

  徐建国和周柏根不约而同地感慨,入行十几年都没想到快递业迎来“爆发期”,这主要是受益于电子商务的迅猛崛起,但提起这个大客户,快递们是又爱又恨。一位接近顺丰速运的业内人士称,“去年春节前夕,很多以网购业务为主的快递公司要么爆仓、要么因为员工回家过年而少收或是停收快件,结果件都转到顺丰这边来了。顺丰的工作压力一下子加大,临时增加人力、车力、新租仓库,一下损失了几百万元。”

 

  即使不赚钱也要接单,就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品牌。快递公司是这样,快递员也是这样。叶师傅回忆道:“去年冬天刚好是送货高峰期,那个时候真是发愁呀,不知道堆积如山的件何时能送完,尤其还要保证不延误。公司里人人都在加班, 一直干到深夜。”

 

  “被罚一次,损失了1600元”

 

  顶着身体压力,还要扛着精神压力。叶师傅说出了自己至今还历历在目的一件事:“去年冬天的一个下午,我从公司发完货已经3点了,马不停蹄地赶着出去送件。结果,刚出去就被警察抓了。我们送件的三轮车就是市面上所说的‘黑摩的’,没有牌照是不能上路的。旺季要送的件多,结果处罚也特别严重,没收了车,最后派送的件是公司又派了位机动员帮我送的。最让我着急的是,那天承诺了一位老客户在下班之前去他那取件,是当天必须发出的急件。结果因接受处罚没赶到,一下子失去了这个客户。”叶师傅告诉记者,不知道用什么词才能表达出当时的心情,反正就是:“心里那个急呀,不能说了!”

 

  仿佛不知再从何说起,叶师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不是因为身体疲惫,而是心里压力太大,想不通。因为电动车载不了那么多包裹,而大家又要求快递要快,既然有需求,为什么这便捷的三轮车就是不能上路呢?”那次的事故让叶师傅相当于白干了近半个月,损失了1600元(一辆改装了的三轮车成本是2100元,公司给补贴了500元)。“干了6年多,第一次因为自己的原因丢掉客户,此后的一段时间内都害怕自己延误送件,再丢客户。这样的压力让我有点缓不过来,都想转行了。最后因为工作忙,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也慢慢想开了,才调节过来。”叶师傅说。

 

  “一单涨1元,相当于月入多四百”

 

  提到快递涨价,叶师傅也很纠结。两周前,叶师傅和其他同事一样接到公司总部的调价通知。“但我还没给客户涨钱,我向公司申请了优惠,目的就是为了不流失老客户。”

 

  叶师傅也并非不在乎这“一元钱”。他一边和记者聊天,一边算计道:“我是按件提成算工资的,旺季每天最多能收送150票,平时一天也要收送100票。如果每份快递上涨1元,那每一票我就能多赚2毛钱,除去周末接单少一些,一个月下来至少能多赚400元。一年下来多赚4000多元,相当于旺季时的一个月收入。”叶师傅憧憬着:“如果能多赚400元也要攒起来,未来希望能有机会买得起房子。” 但叶师傅还是很谨慎地表示,现在同行竞争激烈,不想因涨价而丢失客户,“这就不值得了!”

 

  对于涨价一事,有过几次经历的叶师傅也颇有心得:“等同行都涨上去了,我再按照公司规定把价格调上去。这样和客户说,大家也比较容易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