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离我们而去了,全世界都在哀悼他,赞美他。

        作为果粉的我们除了哀悼之外,更需要接受他的离去,因为他一直都将死亡看做“目的地”,称其为“生命里最棒的发明,没有之一”。除了赞美他的伟大,我们也需要问一问自己:我们是否也能够像乔布斯那样改变世界?如果我们改变不了世界,那就尝试改变一下自己吧,这才是继承乔布斯宝贵遗产的最好方式。

        乔布斯就像一座无尽的宝库,我们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所需,无论是脍炙人口的段子、商业上的传奇,还是改变世界的力量,都足够我们去咀嚼和体会。而在我看来,乔布斯生前竟然同时把四件完全对立的事情做到了统一,这四件事情分别是:商业天才和个性达人、艺术和科技、未来和现实、超脱死亡和追求极致。能够在一件事情上做到对立统一的人已是奇才,而乔布斯却同时做到了四件,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力量?

        在我看来,最贴近乔布斯内心法门的,就是2005年他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那次演讲。他讲了三个故事,浓缩了他对人生的解读,犹如灯塔指引着我们去度过自己的一生。这些故事既可以浓缩为三个词:经历、失去、死亡,又能够扩展成三个句子:每一段经历都是珍贵的且影响我们的一生;失去过才让我们更坚强地发现和守住自己的挚爱;正视和超越死亡能让我们寻找到正确的人生航线。

        我很幸运,因为我自身的经历和思考,让我能够很好地领会和吸收乔布斯的人生观。因此,与其说是去接受他的观点,还不如说他的观点强化了我既有的信念。

        正如乔布斯所讲,过去经历的片段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在创建搜狗的前身——搜狐研发中心的那一天,我过去的人生片段也被串连了起来:ChinaRen的打工经历让我知道了怎么管理兼职团队;信息学奥赛的培训和选拔工作让我结识了一群优秀的技术天才;搜狐多年的兼职让老板给了我组建新技术团队的机会。这就是生命的乐趣,只要我们认真对待每一段光阴,我们就有机会感谢那个曾经很努力的自己。今天,我用乔布斯的经历代替高尔基的“社会大学”,前者是享受经历,后者是磨练。

        其次,我想谈谈自己的失去。在我读书和工作期间,曾经多次体会过失去之后的挫败感和无力感:我曾经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市重点中学,但是在之后的期末考试中却在全班45人里考了第40名;我曾经是学校计算机竞赛的“头号选手”,却在资格赛中被我辅导过的“小弟”击败;我曾经提出过一个非常有前瞻性的战略思路,却被公司高层无情地否定。每一次的挫折都让我失去了很多,而每一次的失去都给我带来了新的提升和更光明的未来。今天,我用乔布斯的失去代替邓小平的“三起三落”,前者是笑看失去,后者是坚持。

        最后,关于死亡。虽然我还从来没有面对过死亡,但是自从大学之后,我已经无惧生死,虽然我没有像乔布斯一样思考如果明天我就将死去,但我常常畅想临死的时候我会去感激谁,我的墓碑上能够刻上什么样的文字。记得有一年,我回到成都给父亲扫墓的时候,在林立的墓穴中发现了一个独特的墓碑:墓碑的正面是姓名和生卒年月,背面却只有几个大字——“5.12英雄”。那一瞬间,我落泪了,不是因为感受到灾难来临时勇士的无畏,而是体会到了他的骄傲与安详。这就是对生死的超越,乔布斯不是用死亡去换理想,而是以死亡作为最终音符来谱写人生乐章。今天,我用乔布斯的死亡代替海子的“春暖花开”,前者是超越死亡,后者是解脱。

         所谓“知易行难”,学习乔布斯远比赞美乔布斯更难,尤其是在中国。生活在东方集体社会中的我们,面对着更多的枷锁。过去,我们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被剥离了个性,害怕失败和改变。如今,已经长大的我们虽然已经能够做更多的事情,却仍然被心灵的条条框框所束缚而不敢行动。

        我们之所以赞美乔布斯,正是因为我们比西方人更关注他的勇气和独立个性。我们的勇气太过孱弱,而乔布斯的勇气则太强大,强大到我们把他捧起来仰视的地步。结果,学习乔布斯变成了软弱的赞美而不是勇敢的行动。

        我们需要改变自己,我们要像乔布斯那样超越生死,打破枷锁。我问自己,也问搜狗的各位同学: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改变什么?如今,我有了一个疯狂而大胆的计划;如果没有乔布斯的鼓舞,我是不敢去想,也不敢去做的。

        搜狗的同学们,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个“乔布斯”,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