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白先生投诉说,在2005年5月份他以公司的名义在珠海市猎英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猎英网络)注册了国内顶级域名opop.cn,因为在2006年的时候公司注销了,一直没有过问域名的事情,现在想转移域名到他的个人名下,咨询了猎英网络,让他直接联系北京新网数码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新网),因为域名注册商是北京新网,猎英网络是北京新网二级代理商。

  联系了北京新网以后,新网说不能提供公司证明的可以非正常过户,但是非正常过户需要猎英网络提供一份免责书,猎英网络称可以提供免责书,但是需要预先缴纳10年的域名费用(他们目前的一年续费价格是80元,就需要多缴800元的价格才能提供这个证明),并要另外缴纳100元过户费。

  但是,白先生咨询了北京新网和其他多家国内的顶级注册商后知道,这个根本是猎英网络自行要求的收费行为,而且域名转出注册商是不需要收取任何费用的,显然是猎英网络乱收费。可是无论白先生和北京新网如何与猎英网络交涉,其始终坚持要收取高达900元的费用,才肯出具免责书配合转户,让白先生很气愤。

  评析:域名注册代理是互联网发展起来后兴起的相关产业,然而关于这方面的法律规定却始终是个空白,以致对消费者在域名注册过程中的相关权利不能得到及时的确认和保护。

  从白先生的案例我们看到,关于域名注册、转让等相关程序全是依惯例而行,收费问题也全无明文规定,以致随便要求这个猎英网络配合些什么都会狮子大开口,让白先生不明所以。我们认为,从合同法的角度看,在白先生当初委托猎英网络代为注册域名之时,双方即已签订了关于域名注册代理的服务合同,这份合同的内容应涵盖今后域名的续费和维护等各项附随义务,而今关于该域名转让的相关配合工作,应系属于维护范畴内,若在合同签订当时并没有明示收费的话,现在是不应该再临时提出收费要求和其他前提条件的。

  再则,在法无明定的情况下,我们也应注意该行业的惯例。根据白先生了解到的行业惯例,并没有单就这样的配合工作而另行收费的做法,因此猎英网络的收费要求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也没有任何的依据,其应无条件为白先生的域名转让予以配合。

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汪兆军律师 袁芸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