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 社区精选 >

北京地铁外乱象丛生:商贩被收保护费

时间:2015-05-18 14:53来源:新京报 作者:孔晓琦 点击:
域名城(domain.cn)5月18日消息,地铁5号线最北端的天通苑北站,有统计显示其早高峰客流量为每小时14000人。人流汹涌的同时,这里也因长期陷入无照游商和黑车重重包围而饱受诟病。 一桩因收

  域名城(domain.cn)5月18日消息,地铁5号线最北端的天通苑北站,有统计显示其早高峰客流量为每小时14000人。人流汹涌的同时,这里也因长期陷入无照游商和黑车重重“包围”而饱受诟病。
 

  一桩因收“保护费”而引发的伤人事件,令新京报记者关注到该地铁站周边的灰色地带。作为摊贩在此蹲守近半个月,体会这个“江湖”各种势力和他们的“规矩”:周边小巷,身份不明人员向游商收“保护费”,不从便遭抄摊及人身威胁;站前广场,商贩向“市场办公室”交费就能摆摊;作为“疏导区”的“小吃一条街内”,无照商贩缴纳数千元的费用可拥有自己的铺面。
 

  天通苑北街道办17日表示,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未批准任何经营场所,商贩聚集区为自发行为或私人经营。而天通苑北城管分队则称,地铁站北侧摊贩聚集且有人收钱的“小吃一条街”,系街道办牵头设立的疏导区,他们未进行执法。两部门均表示,对于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的整治,收效甚微。
 

  夜里10点,小巷灯光昏黄、油烟弥漫。经营小吃的摊位分布于仅容两车并行的道路两侧,铁板烧铁铲与铁板磨擦传出“嚓嚓”的声音,行人三两围在摊位边。
 

  一辆雪佛兰轿车飞驰着驶进巷口,径直横在一个支着烤面筋招牌的摊位前,四五名男子下车,围住女摊贩。
 

  “交不交钱?”操着东北口音的男子手指女摊贩不住叫骂。女摊贩嘟囔了一句“我烤完这几串就走”,话音未落,几名男子手推脚踹,烤面筋摊的招牌、电灯、烤炉跌落一地。也惊呆了一旁购买烤面筋的王晓芳姐弟。
 

  时隔一个多月,王晓芳再回忆4月10日晚的这一幕,依然心有余悸。这场冲突给她颈部和手背留下的伤痕,仍没有消除。
 

  王晓芳说,打砸烤炉的男子看到王鹏盯着他们,上前就吼骂推搡。王鹏刚回了句“你们怎么这样”,他头上就挨了一棒,血顺着头发直往下滴。
 

  下意识地,王鹏撕扯对方,几人开始对他围殴,王晓芳情急之下加入撕扯,其中一名男子突然动手夺她手里的包和手机。
 

  王晓芳拼命夺包,已被打倒在地的王鹏这时看见,其中一人拿出了一把20来厘米长的刀。
 

  “他们有刀,快放手。”王鹏朝姐姐吼叫,这时,持刀男子从王晓芳背后扼住她脖子,刀尖直杵她的脖颈,血痕立现。
 

  被砸摊主和附近多位游商证实了王晓芳姐弟的说法,“那个男孩儿被打得很厉害。”
 

  摊贩称,从去年10月起,那辆蓝色雪佛兰轿车会经常出现在他们摊位旁边,车上不明身份的人向他们收“保护费”,如果不交,摆摊用的电灯泡等物经常被砸。
 

  这些人究竟是谁?他们凭借什么向商贩收取“保护费”?本月初,记者以商贩身份加入到地铁天通苑北站附近的游商大军中,试图揭开这里的层层面纱。
 

  “你不懂这里的事儿”
 

  多名摆摊商贩证实被收“保护费”,不从被砸摊
 

  5月1日晚,地铁天通苑北站北侧,数十辆黑车停在路边,司机涌到出口处招揽乘客。
 

  “天通苑这一大片儿,都有人把控。”一名黑车司机低声说。
 

  从地铁站出来往北走三五分钟,王晓芳指着旁边建筑物上写有“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标识的小巷说,这就是他们被殴打的地方。
 

  这是一条数百米长、宽约6米的小巷,如果不是靠着两旁摊贩挂起的灯泡照亮,这条路会一片漆黑。
 

  进入小巷,右侧是12间红色帆布棚子,棚内是卖水果、服装的商贩。再往里走几百米,又看见三间塑料棚,经营麻辣烫等餐饮生意。更多的摊贩则沿街售卖各式小商品。
 

  谈起“保护费”,这些商贩都面色凝重。一名水果摊贩称,“你不懂这里面的事儿。”
 

  该摊贩称,收“保护费”的人会在巷口把守,一看到有人摆摊就过来收钱,这些人身着便衣东北口音,来时或骑摩托车,或开着一辆雪佛兰轿车。
 

  老家甘肃的赵兰在这里卖了3年烤面筋,生意好时每天能卖百余元,差时七八十元。去年10月,一个胖胖的、有文身的东北小伙子来向她要10元“保护费”。从那时开始,每天都有人来收钱。
 

  “收钱的人刚开始很客气,说交了保护费可以保平安,否则后果自负。”赵兰说,她拒绝交钱,之后也没有任何“后果”。
 

  但自从今年过节回来后,那些东北小伙开始变得语气强硬,正月中旬,有一次,这些人又来要钱,赵兰再次拒绝,那些人当场砸碎了她的摊。
 

  一位匿名摊贩通过QQ透露,王晓芳姐弟被打当晚,至少有20人在路口向摊贩收钱。那次殴打事件过后,这伙人在路边搭起了红色棚子,强迫摊贩在棚内经营并收取每月500元的“保护费”。
 

  众商贩说,收钱那伙人的头目“陈哥”曾叮嘱他们,如看到有新来的摊贩,要及时通知他。
 

  小巷“黑帮”
 

  记者摆摊遭威胁,对方称如不交钱叫城管“抄摊”
 

  5月12日下午5时许,新京报记者提着一箱袜子在小巷里摆摊,10分钟后,一辆车牌为冀F539DY的雪佛兰轿车从东边巷口一路横冲直撞驶来,直接横在记者摊前。
 

  驾车的是一名男子,经与周围摊贩发来的照片比对,此人正是“陈哥”。
 

  “陈哥”身材瘦削,戴眼镜,东北口音,拿着一个“土豪金”手机,下车,即爆粗口。
 

  “陈哥”称,整条巷子都是他的“地盘”,巷子里的棚子都是他搭建的,“所有人必须交钱,你要摆必须租棚,每月500,也可以按天,每天30。不摆赶紧滚,我也得给人家交钱。”
 

  被质问凭什么收钱后,“陈哥”当即称他要给城管打电话,然后对着电话大声说,你们过来把这个摊儿给抄了。
 

  城管并未到来,只有一个圆寸头,额头数块淤血的瘦高个男子来到摊位前,直接将摊位端起,放在陈哥后备厢上。
 

  该男子自称叫“小飞”。其指着记者鼻子大声辱骂,并威胁殴打。“以后走道儿给我小心点儿”,在收取了30元保护费后,“陈哥”和“小飞”驾车离开。
 

  次日下午4点,记者铺开摊子不到5分钟,“小飞”骑一越野摩托车驰到摊前,喝问“交不交钱”。得到否定答复后,“小飞”打电话要求“在大院里叫几个穿制服的过来”。之后,他带记者去“城管大院”。那是个距离小巷数百米的普通院子,几名身穿蓝色制服的保安正在清扫院子,院里停着一辆装着警灯的白色面包车。
 

  看到四周并没有城管标识,记者遂提出疑问,小飞面露凶相,再次进行威胁,强收了30元“保护费”。
 

  当晚9时,在小巷里一个便利超市门口,卖大肉串的摊主因不愿交钱,与“陈哥”等人起了冲突。“陈哥”表示,他在这里“关系都摆平了”。
 

  “陈哥”开始挨家通知摊贩,要求等短信通知,“城管不来,是我不让他们来,回头就会有城管来抄摊,我会给你们发短信通知,你们到时赶紧先撤了,到时只抄大肉串那家。”
 

  广场“江湖”
 

  地铁站外商贩聚集。“市场办公室”被指收钱
 

  “陈哥”称,无论谁在这条巷子里摆摊都要交钱,否则只能去地铁口摆。
 

  地铁口果真能摆吗?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将地摊摆到了地铁天通苑北站B口外的广场,发现这里隐藏着更多的“江湖规矩”。
 

  在广场40余米长、十余米宽的通道上,卖衣服、手串,饮料及为手机贴膜的露天摊位挤满整条通道,摊贩们用喇叭叫卖货品,广场上嘈杂不堪,而乘客从地铁口走出后,只能侧身挤过摊贩聚集区走向公交站。
 

  5月13日下午5点左右,记者的摊位还未铺开,一卖饮料的东北口音男子即怒目圆睁,厉声呵斥要求立即收摊,周围多位商贩亦附和辱骂,甚至威胁要殴打。一摊贩透露,这里不能随意摆摊,“除非你找老板。”这名摊贩说,“老板”是指“市场办公室里那些管事儿的人”。
 

  穿过地铁站外广场向北侧公交车站步行,一片聚集着餐饮商铺的经营区出现在眼前,这里也被称为“小吃一条街”。摊贩们所说“市场办公室”,就在街头的活动板房内,无任何标识。
 

  虽被称作是“街”,其实只是公交车停车场和马路隔离墩之间长40余米、宽不到5米的狭长通道,连接着公交站东侧大门。数十家卖肉夹馍、麻辣烫等的商铺,从通道两侧和中间分三排南北铺开,在中间部分空出的地方,摆放着桌凳,供顾客坐下就餐。店铺还隔着栏杆面向公交车站开设窗口,不时有商贩探出头来,招呼候车的人。
 

  往北出站的通道,被间隔成两条仅容一人通行的小道,且路面积满油垢,如果有人坐在中间吃饭,小道收窄成为缝隙,需要侧身才能通过。这里的摊贩称,他们需要提供健康证,每月给“市场办公室”交2200至5000元就能在此经营,不需要营业执照等。
 

  14日下午,四五名体型健硕的男子从活动板房走出,手中拿着对讲机来到站外广场,他们和摊贩熟络地打着招呼,吆喝着让摊贩“规矩些”,但并未驱赶,记者刚铺开摊位,这些人立即上来喝止。
 

  其中一人边走边往身上套标有“Police”(警察)字样的背心,勒令收摊后还未等答话,便将记者的摊位卷走,提进“市场办公室”,离开的同时脱下那件背心。
 

  多名正在广场摆摊的摊主透露,在此做生意必须交钱,“每月2000,中间位置得交5000元”。其中一位摊贩说,他已预交了一年的钱。在广场上值守的保安称,他们都属于“市场办公室”,广场上的摊贩平时由他们管,“在广场摆摊要交钱的”。
 

  该保安说,城管平时并不常来这里,只是在上个月有摊贩混入广场摆摊,他们劝阻后对方并不买账,“我们不能直接抄摊,管市场的老板就给城管打了电话,通知其余露天摆摊的摊贩先撤了,城管来后把那个闯进来的摊贩抄了。”
 

  连续两日,记者的摊位都被自称是“市场办公室”的人查抄,前往索要时均被拒绝,一东北口音男子则否认收钱。
 

  在此期间,记者多次以摊贩身份致电天通苑北城管分队,举报地铁站天通苑北站周边摊贩聚集,自己摆摊被抄的情况,但城管执法人员一直没有出现。针对为何区别对待摊贩的疑问,该分队工作人员称不允许任何摊贩摆摊,但同时称可“自己和广场上管理的人协商”。
 

  “疏堵结合”困局
 

  广场变市场未经审批,“疏导区”成执法盲区
 

  在商贩眼中,地铁天通苑北站“江湖”险恶,想要在此生存下去并不容易。同时,相关部门对于该地铁站周边环境的整治,一直没有中断过。
 

  北京市城管执法局网站,仍能查询到2013年7月31日“天通苑北站地区环境秩序整治工作专题会”的记录,在昌平城管执法监察局、天通苑北街道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参加的此次会议上,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周霆钧提出诸多要求:天通苑北站及其周边环境秩序问题突出,各部门、单位不能相互观望、相互推诿、相互扯皮,要相互支援,形成合力。
 

  其后,街道办组织城管、公安等部门,对该地铁站进行了间隔长则数月、短则半月的“突击战”和“密集打击”。据公开报道显示,这些联合执法行动,“使辖区的环境秩序得到了明显改善”。
 

  此外,当地城管部门还采取了“疏堵结合”的治理方式,即联合属地政府,积极寻找合理疏导区域,划出一处疏导区,引导商贩在疏导区内进行经营,通过分类管理、规范经营,在可控范围内为小商贩创造谋生环境,从而减少街头无照经营数量。
 

  天通苑北城管分队17日证实,“小吃一条街”所在位置正是疏导区,系街道办牵头设立,因为不清楚这块公共区域的性质,他们不会去执法。对于站旁广场,他们会每周去整顿一到两次。
 

  “市场办公室”一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他们是一家公司,与街道等单位协议办了“小吃一条街”。
 

  就此天通苑北街道办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不清楚“小吃一条街”是否合法经营,但如果要在地铁站旁开辟经营场所,必须要经他们的审批,但目前没有人提出这样的申请。“那里就是一个私人经营的自发性质的市场,具体情况还是应该去问城管”。
 

  “往往我们刚整顿完,他们又出现了”,天通苑北街道办和城管分队均坦言,他们一直在此地进行联合执法,力度也不小,但是收效甚微。
 

  王晓芳17日告诉记者,被打当晚她报警后,民警约1小时后赶到,问明打人者离开的方向,带着他们姐弟在周围进行寻找未果。昌平区平西府派出所民警称,王鹏经鉴定已构成轻微伤,他们已调查并取证,尚未决定是否作为刑事案件立案。
 

  (文中王晓芳、王鹏、赵兰均为化名)
 

  地铁天通苑北站周边商贩聚集处
 

  东三旗村八十四亩地
 

  概况:长约500米、宽约6米的小巷内,有商贩约20家
 

  收钱方:“陈哥”、“小飞”等
 

  “江湖规矩”:每个摊位须支付“保护费”30元/日,500元/月
 

  “小吃一条街”
 

  概况:长约40余米、宽约5米,聚集商贩数十家。城管称该地带系疏导区
 

  收钱方:“市场办公室”
 

  “江湖规矩”:在街内经营铺面需要支付2200-5000元/月
 

  地铁站B口外广场
 

  概况:摆摊区域长约40米、宽10余米,有商贩约30余家
 

  收钱方:商贩指为“市场办公室”
 

  “江湖规矩”:付费才能进场摆摊,边缘地带2000元/月,中间位置5000元/月





 

------分隔线----------------------------
域名中介经纪
域名经纪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委托域名城为其提供议价、分析、谈判、收购域名的一个全过程服务。
域名中介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将域名和交易款项委托域名城为其保障交易双方的资金和域名安全,保证将域名和交易款项过户至交易双方的第三方服务。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