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资讯首页 > 人物访谈 >

王兴:创业要讲四纵三横

时间:2011-07-12 16:41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赵楠 点击:
校内、饭否、美团创始人王兴 他是国外先进互联网文化的传播者,SNS、twitter、groupon等模式被他带入中国,并迅速掀起热潮;他被资本拒绝过,但拥有大量追随的模仿者;他无奈下卖过公司,

校内、饭否、美团创始人王兴
       他是国外先进互联网文化的传播者,SNS、twitter、groupon等模式被他带入中国,并迅速掀起热潮;他被资本拒绝过,但拥有大量追随的模仿者;他无奈下卖过公司,也被有关部门教育过,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一直在坚守着自己的内心,并敢于尝鲜。

      他是谁?他是王兴。过去7年,在国内门户网站的缝隙里,草根创业者们可歌可泣。这其中,“王兴”不只是人名,还是一种符号。在符号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人的创业姿态。

       近日,王兴走进腾讯微博“微访谈”,与网友谈吐从多多友、校内、饭否、海内、美团的创业心路。

王兴这7年

         03年冬天,在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图书馆,王兴丢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数月后,同样在那个图书馆,王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放弃博士学位,在SNS领域回国创业。而这个决定,在Facebook的诞生之前。

        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多多友”。除王兴外,加入该项目的还有王兴的大学“下铺”王慧文和高中同学赖斌强。王兴称,在技术开发上,主要由王慧文和赖斌强负责。

       但多多友在04年秋天就下线了,历时不到一年,用户不过2万。事后,王兴在总结经验时称,多多友缺乏清晰的用户定位,但在推广上,它开创了同学拉同学的传播模式。

      2004年2月4日,Facebook在美国哈佛大学诞生了,它在起初阶段锁定校园的垂直路线对王兴触动很大:在现实生活中处在密集关系下的人际网络才更容易做到推广和传播。

       沉思之后,王兴于2005年12月推出大学生垂直社区“校内网”。校内网一开始就占据了清华、北大等国内最好的高校资源,这种在高校圈中自上而下的推广策略对吸引其它中低品牌的大学也有很好的拉动作用。在上线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校内网便积累60万的注册用户,占当时大学生总量的3%。

       06年,国内SNS兴起,51.com、5q、占座等网站也各占山头。在激烈的竞争环境和自身网站用户激增的情况下,校内网急需一笔新的资金。

        关于校内融资,传说的版本是这样的:06年5月,王兴飞往旧金山找当时主投社交网站的风险投资机构BV Capital( BV Capital在05年投资社交书签服务Del.icio.us后名声大振),并已签订了框架协议,但当BV Capital进一步考察时适逢暑假,校内网用户数据滑落,BV Capital停止了投资。

        后来的几个月,王兴只能四处寻找新的VC,其中就包括现在美团网的投资方红杉资本。但当时红杉资本并没有把钱给王兴,而是给了有着哈佛、耶鲁两所名校背景的占座网创始人张帆(当时联系洽谈的红杉资本的合伙人也叫张帆)。后来,占座网创始人张帆在对赌中失利,丧失了一些股权。据传,当时红杉资本把钱给校内的条件是,由谢文(微博)来做CEO,而当时谢文已经做好了去雅虎中国的准备。

        06年9月,千橡收购校内网,同年底千橡将5q与校内合并。时任校内网顾问的谢文在校内网卖给千橡的交易中,也提供了些左右走势的意见,当时王兴实在是没钱了。

        从多多友到校内,被王兴视为创业生涯中最宝贵的一段,王兴认识到了驾驭资本的重要性,你不能没有它,也不能求着它。另外,王兴认识到了什么叫“水到渠成”,做的太早会成先烈,什么时机生产什么样的产品,国内SNS在03、04年开始做的死了一批,而市场在05年才刚刚热起来。

        07年做海内,王兴是想以白领实名社区为切入点,更大程度的开放API;而在与穆荣钧一起做饭否的那段经历,王兴则明白了为了更远大的发展,可以适当地改变自己。

        2010年3月4日,仿照Groupon模式的美团网上线。这被王兴视为一项新的远大革命。

        王兴讲了著名的金字塔理论:2000年,最大的企业在塔尖,它们在门户网站上打banner广告,按显示付费;05年,规模虽小,但数量巨大的中小企业开始在搜索上投广告,按点击付费;2010年,半径5km的更多的本地商家在团购投广告,按成交量付费,这样的企业在塔基。

        处在塔基的本地商家能获得多少交易量?王兴给出了这样一组公式,以美团为例,每用户平均一次消费50元、每用户平均一年消费6次、有网络支付能力的人有3亿,如此计算50*6*3=900亿元/年。

        2010年,美团网实现销售额2.3亿元;2011年,美团网的年销售目标是16亿元。

        美团的创建并非是王兴一拍脑门的结果。王兴爱人郭万怀称,09年12月,团队还曾就是做Foursquare还是Groupon模式琢磨了很久,最后还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把更有趣又离现金流更近的Groupon带入中国。

        这是否能看出王兴对创业理解的变化?在创建美团后,王兴对创业有了新的诠释:有益、有趣和有利。有益,是指对用户对社会有价值;有趣,是在创业过程中要好玩,有意思;有利,能赚钱。而在他此前的创业项目中,我们很难发现“有利”的踪迹。

        97年中秋,还是清华大学新生的王兴在活动上向老生们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认为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令在场的同学大跌眼镜。而在今年年会上,王兴跟所有同事说,回首几年,现在我最关注的已不是我们做的事情能不能改变世界,足不足以影响中国,而是要确信我们的努力至少能改变我们大家的生活,我觉得我对大家有责任,这也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

        追溯王兴7年来的创业历程,也许,我们可以揣测,王兴对人生的追求是在于此的:通过创业,用技术改变更多人的生活,即“我改变了什么”;勇于挑战在创业中遇到的各种困难,而不是逃避或跳过去,即“我克服了什么”。

        在数次创业中,王兴还总结出了“四纵三横论”、“人生打怪升级论”、“市场+技术改变生活论”、“机会永远存在论”、“珍惜生命,纵情向前论”等。

        就“四纵三横论”来说,“四纵”是指,互联网用户需求的发展方向,获取信息、沟通互动、娱乐和商务;“三横”是指,搜索、社会化网络、移动互联网等互联网技术变革的方向。而它们交织在一起,则构成了互联网未来发展的蓝图,按图索骥,能否察觉出王兴创业的下一个方向?

        例如,05年,李彦宏将搜索与娱乐结合,推出了对百度来说的革命性产品MP3搜索;08年,程炳皓将社会化网络与娱乐结合,创建了有“开心农场”的开心网;2010年,国内团购网站的爆发则说明了社会化网络与商务结合的影响力。按“四纵三横论”推算,未来的创业机会一定在移动互联网与商务的交织点。

       创业脱不开环境,而业界普遍认为国内的互联网创业会遭遇三座大山,尤其在涉及互联网用户关系方面,除了资金、政策外,逃不掉的是腾讯。

       今年3月,某记者就曾当着王兴的面问王兴,你做的这个东西如果腾讯也认真做那怎么办?王兴眉毛一扬,“这个问题VC几年前就不问了,怎么你现在还问?”言下之意是,社会化网络、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市场很大,按之前所推,仅团购一年产值就有900亿,对创业者来说,“机会永远存在”,把产品和服务做好才是最该干的事。

王兴另一面

        王兴说自己在高中、大学做过舞蹈演员,而大多与他打过交道的人,只能接受“王兴是思维上的舞者”。

        某次发布会,有记者问王兴团购是销售还是营销?王兴当即回应,“当别人问我如何看待一个争论时,我通常喜欢用另一个问题来回答。在物理学界,曾经有一个经典的争论是‘光是什么’?一个牛逼的物理学家说光是粒子,这位牛逼的物理学家是牛顿;而10年后,另一个牛逼的物理学家说光是波动,这个人叫惠更斯。几百年后,爱因斯坦说,你们都别争了,光既是波动,又是粒子,随即提出光的‘波粒二象性’学说。”

        王兴善于采用这种借喻式的回答。这种驾驭思维的能力考验的是应答者在平日生活中的独立思考,以及脑海里蕴藏的知识链条。

        知乎网友Lawrence Li讲过这样一件事:“有一次一帮人吃饭,聊到德勒兹的《千高原》,王兴全然不知这是什么东西(这很正常,就像哲学博士未必读过《人月神话》),但他一直非常耐心且饶有兴致地听着,后来回到家后还特地写信索要电子版。”

        还有就是,APP STORE上凡是标0.99美元的应用,王兴都不会买。原因是,他认为这些应用玩了就甩,价值不大。那什么会买呢?kindle上的书,只要王兴觉得内容值,多贵都买。

        在王兴常携带的三大硬件HTC、iPad、kindle中,游戏应用寥寥无几。

        王兴就是这样一个执迷的信息价值追求者。我曾问王兴,在没打理海内网后,突然看到开心网起来了,心里什么感觉?王兴称,他已经很少再上SNS,也没上过开心网几次,因为自己不是APP用户,对娱乐应用的兴致不大,主要在意的是好友分享的信息和相关资讯内容,所以相比之下,他更爱上微博。

       王兴对自己的产品是有信仰的。在媒体面前,王兴坚称饭否不是微博。王兴认为,微博是新浪把twitter改造出来的一种产品,而饭否是twitter类的另一种产品。

       在台面,王兴不愿回答那些关于饭否的假设性问题,“只是记者总爱问我,而我更爱问用户”;在私下,有关部门的政治哲学与互联网革命,王兴能喷出一坛子货儿来,“党也有机构,也讲盈利模式,但互联网对埃及革命真有那么大的影响么?”

        对于饭否,王兴是感性的;而对于美团,王兴则在理性中寄予着更大的希望。

        王兴说自己一共亲历过两次扫街,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美团上线后的第二单,在建国门的俏怡庐泰越餐厅。“因为菜实在是不错,吃完后决定把它搬到美团上,洽谈的过程也很轻松。”媒体人程苓峰(微博)也是那次扫街的见证人。

        问王兴自己是如何说动商户的?王兴称,美团的优势是用户数据。问王兴,商户能听懂吗?王兴称,能听懂。问王兴,lbs+yelp+团购的模式,是不是能更好的撬动商户,掌握议价?王兴称,与提高团队的效率相比,这种模式捆绑的影响很小。

        在上线不到365天的日子里(2010年3月4日-2011年3月4日),美团一共换过3个办公楼。第一个在五道口,十几个员工,服务一个城市。知春路,美团第二个办公室,几十个员工,服务十几个城市。中关村,则是第三个。

        现在,美团又搬到了5号线北苑北站的北辰泰岳,拥有接近1万平米的办公区。郭万怀称,美团是天蓝色的,会很美好,很宽广,很远大。

        也在最近,王兴增添了两件新装备:一副尼康产的变色眼镜,和镜片那头的Kindle 3。

部分“微访谈”内容:

        俊飞:王总是国内SNS第一人,如何看待互联网营销,特别是微博营销,是否看好社会化营销的趋势?

        王兴:我个人很看好社会化营销,微博是个金矿,但是我们必须有足够好的铲子才能挖出来。

        keso:问题是谁来提供这个铲子,微博运营方?第三方?还是营销企业自己?

        王兴:运营方提供铲把,我们自己做铲头。

        周莹莹:我不认为中国未来的团购网站会像taobao一样,一家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团购的地域性很强,会像百货商场一样,区域性网站会活得很好。

        王兴:服务类的综合性团购网站,在今年最多剩五家,这个市场最后是721格局。

       陈骥:美团现在每月的营收是多少?

       王兴:接近1个亿。

        范蓉:团购网如何能屏蔽掉消费陷阱,维护消费者的利益?目前很多消费者在团购时都有上当受骗的感觉。

        王兴:我们现在任何一单上线前都有8道审核,尽最大努力筛选出足够好的服务。万一有疏漏,我们还有“消费不满意,美团就免单”作为售后保障。

        臧中堂:我不知道以下问题是否问过了:校内是SNS,饭否是微博,海内也是社交网站,这些市场都很大很热,现在回头看当初卖掉校内是否后悔?另外,团购市场竞争激烈,您觉得 最终胜出的有几家?这个市场除投资,最终拼什么?

        王兴:纵情向前,总是回头看,容易绊倒。

        余以佐:有一个想法 把“电子商务”的卖家和物流整合成“银行”的形式。买货就跟取钱一样。请问王总觉得如何?

        王兴:你不应该问我啊,应该去问下卖家和物流是否愿意配合你啊。

        nosongs:美团有什么价值观?口号吗? 美团和其他团购网站有什么差异?

        王兴: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美团第三,(据王慧文说)王兴最后
------分隔线----------------------------
域名中介经纪
域名经纪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委托域名城为其提供议价、分析、谈判、收购域名的一个全过程服务。
域名中介服务:是指企业或个人将域名和交易款项委托域名城为其保障交易双方的资金和域名安全,保证将域名和交易款项过户至交易双方的第三方服务。
推荐内容